按月存檔:九月 2009

登山日记 7月2日 前站尾声,大部队到来

今天大部队就会来了,前站生活要结束了。张和雷到火车站接大部队,我和杨三去买菜。想想见到大部队的情形,真是令人开心。所以背了一大包的青椒和茄子也觉得开心。

顿时觉得人变得好多,到处都有声响。李禽兽的笑声,赵本山的烟,眨巴眼睛的马X,不断收拾的白凌。

下午集体去办边防证,走了好远。第一次看到教练,不过当时只看到三张一样的黑脸,猜测哪个年龄比较大,也猜错了。

又去搞帐篷,搞汽油,弄到很晚。马X发火说我们没有纪律,没有效率。

晚上吃面,党小强说进山不要洗脸,只要每天刷牙就行了。当时觉得怎么办,脸上肯定要堆多厚了。而实际上,我们进了山,基本上连牙都不刷,手也不洗,更不用说洗脸了,还整天吃吃喝喝,觉得挺干净的。

明天就要进山了,似乎精神不太好,这几天都比较累,太阳弄得人很蔫。同时担心着高反,担心自己的状态。憧憬过本营生活,觉得本营生活肯定是最爽的,而我不知道,待在本营会是我最难过的日子,会是我纠结、要哭、懊恼的日子。

西红柿

自拍

傻傻驴

登山日记 7月1日

昨天杨三打电话的时候,说到何锐和大师要晚一些过来,不能跟大家一起坐火车了。忽然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见大家了。在这也似乎忘了想想大家在干嘛。

上午睡到自然醒,差不多快下午了。今天任务不重,主要是前几天干的都比较多。买了些杂务,还有水管,哈密瓜。买水管失误的是忘记它味道太大了。把一个小贩一车的哈密瓜都买了。他倒也好说话,一下子便宜15一公斤卖给我们。其实也不多,总共就一百来块钱。我们跟一车的哈密瓜合影。那时觉得好幸福啊。小贩很开心,推车把瓜送到旅馆。他走了飞快,我们空身都难跟上。我想他今天一定挺开心的。着急回家。回家的路上可以给小女儿买点好吃的,或者小头花。然后到家之后她小女儿也会很开心。这是多美好的事情。

快傍晚的时候又去逛古城,小孩都会说hello的。小孩身上总是散发着灵气,不似我们灰浊。黄昏的光线下面,古老的泥土,古老的清真寺,我们几个外人,并不影响这里的生活节奏,慢慢的注视着。虽然注视的只是外表,并不能深及他们的生活。

弄堂的出口,对面竟然就艾提尕尔清真寺。广场很大,清真寺的外面很朴素。很多男人往里走,到了礼拜时间。在这被“骗”了5块钱。

买瓜

晒肉

平安清真寺

古城暮色

背影

卖鸡蛋

自拍

登山日记 6月29日

昨晚睡得比较晚,今天真是难起来。看来时差还是没怎么适应。虽然这儿的时间和清华时间差不多,但是晚上十点天还亮着,让人想不起来要睡觉的事情。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买肉,买鸡蛋,买方便面,什么的。所谓君子远庖厨。买肉这么血腥的事情确实不是很容易做。大肉,牛肉,烟熏肉。雷对于肥肉的憎恶已经到了极致的地步。逼着我不准买肥肉。我争辩煮肉要是都是瘦肉会不好吃,还是买了些有肥有瘦的。烟熏肉看起来颜色不错,可是总觉得腌的不够,水分还挺多。看着几包的肉还是很有震撼力的。不过最震撼的还是腌肉的时刻。用军刀把肉拉开一个个口子。大肉明显水分多很多,塞上盐之后,红桶里很快就渗出了血水。牛肉就紧致很多,刀也比较难划进去。张不小心把手划破了,于是就开始吃瓜了。根据之前的经验,一定要严防生蛆。于是就拼命塞盐。在三楼的天台上找到一张废床。于是把肉都摆到上面。大大的太阳下面,肉不断的滴水、滴油。这个床就是后来马翔酒后发疯睡的床。

腌完肉,晒上,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可是今天的工作才做了一小半。又折回农贸市场买鸡蛋。跑了几家,装鸡蛋的箱子都要钱。只好如此。然后就开始装鸡蛋。从框子里挑出600个好蛋,整整齐齐的放好。算了一下18个人,如果待20天,每人每天差不多要吃一个半多鸡蛋。这样一看好像也不多。可是后来想起来会有人在高山营地的时间,这样在本营一天估计有两个多蛋了。事实上加上咸鸭蛋和皮蛋,马太太后来一天吃八个蛋以上。鉴于鸡蛋的柔弱体质,我们也享受了一把坐出租车回去。

不过今天的东西还没买完呢。找了喀什最大的一家大型超市,亿家超市。把里面的方便面方便粉丝快买光了。

吃瓜吃瓜

买肉

腌肉

买鸡蛋

登山日记 6月30日 前站生活

今天主要的任务是GAS和帐篷。其实一直觉得这种可以退gas的方式是极品中的极品,不过谁让咱没钱呢,就jp吧。跟张夹强磨了很久依然讲不下价钱。不过去他那取Gas的时候,顺便借了水桶还有装汽油的塑料桶,很不错。

跟雷到七里桥看帐篷,主要是看帐篷杆和怎么搭。老板不在,我们留了电话线到外面等。本来想在桥头吃slangmduo的,这里的slangmuduo酸甜合适,冰块又不大,是我们吃到的里面最好的。可惜今天风沙大,老板没有出来摆摊。回想起来,再吃到这里的slungmuduo已经是出山之后了。后来在桥头吃面,这儿的面实在不合我的胃口,油多,又比较辣。后来大概看了一下帐篷,还不错,搭起来简单。不过我们两个居然都没想到骆驼运输的问题。5*6的帐篷,铁架太大,骆驼运起来估计比较困难。看来当时脑子不好使了。

杨三今天遭遇了病毒。从上午就开始肚子不舒服。到下午已经疼的在床上打滚了。我和雷出来办事,让张送他去医院。到我和雷办完事已经天黑,十点多了。赶紧去医院,看到杨三病恹恹的躺在那,憔悴的很。忽然觉得生命太脆弱。在那陪杨三说会话,雷和张去吃晚饭。把买东西送的麦片泡给杨三喝。他肚子已经不疼了。病房里一个被人打破鼻子的男人,口吐白沫的女人,一个打点滴的小孩,一个看起来快瘦得只剩下干的老人。还有其它的看护家人。那些影像一直还在我脑子里,脆弱的人类。

杨三一直也在输液,看着一滴一滴的,很慢。输完一瓶又一瓶,一瓶药水比一瓶药水大。当输完第二瓶的时候,护士拿过来一瓶比较大的,说是最后一瓶了,我们都很庆幸。想着这瓶输完就一起回去,杨三看起来也好了很多了。当这瓶一滴一滴的滴完之后,我去叫护士。当她进来时却还拿着一瓶更大的药。我们连连说弄错了,护士说没错。又给杨三挂上了。这时已经凌晨三点了。于是我和张立恒先回去了。回去的时候,还被出租车司机宰了。

杨三说,他就是昨天腌肉的时候怕把护身符弄脏所以取下来,然后和党歌去吃饭,吃坏了,今天病的利害。晚上的时候把护身符戴上,肚子就不疼了。

谨以此纪念护身符。

煤气罐

小孩和大人

杨三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