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月 2009

登山日记 7月5日 第一次上C1

早上起来,白凌要给大家测数据,我也睡不着了。灯很晃眼。做早饭,粥和奶粉,还炒了点鸡蛋。明天应该换换花样了。吃完早饭就背包出发了。昨晚本来说是看守营地,头疼好了很多。一听说又要上,头又变疼了,尤其是早上醒来的时候。真不敢想象走到C1是怎样。

不过还是一步一步走下了,晨曦很美,雪坡也很美,像沙漠吹出来的花纹。跟着脚印走横切路,抬头总看到教练的包上的标志旗,远远的,总到不了。后面有人超上来,不过我还是只能按自己的节奏走。没想到今天头不疼,还能这么不停的走。到达C1,教练已经在刨地,准备建营了。也不知道怎么帮忙。教练又说我上的挺快,带我冲顶。想想当时若能给自己多一点自信,多点勇气,后面或许就不会变成那样。不就是往上走吗。

下撤的时候,很恶心,尤其是想到那股水管味,几次停下来想吐。一定要回到本营吃瓜。

下午睡了一觉,感觉睡得太多了。晚上吃完饭就跟大家胡侃,聊聊天。

 本营

 

出发,晨曦

 

交易

 

远眺

 

日记,思念

登山日记 7月4日 本营第一天

早上醒来的时候,头很疼。现在有些不记得了,好像是煮了八宝粥,可是那些大豆子用高压锅也煮不开。

下午上山适应性行走。头很疼,走不动,走两下就要停下来休息会。感觉像是睡觉睡少了,困得厉害。后来最后一个到顶上,没说话,大部队就直接下了。

吃完晚饭,马X就开会说明天上的事情,可能由于下午的表现太差,被马X安排看守本营。其实本来也没啥,但是看到大家都在分装备,收拾包,而我只能一个人在旁边看着,心里难过的想哭。登山真正开始了,而我从一开始就出局了。锐说,抱一下,当时真想抱着他哭。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哪能由着自己。调整一下心情,勉强把眼泪逼回去,准备明天早起给大家做饭。大家的装备都要背上C1了,只有我的还在本营。想起来昨天搭灶台,给大家做晚饭的时候,教练还说你状态这么好,带你冲顶。我当时想都不敢想,现在颓成这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张忽然说不能上了,让我替她去。事情真是奇妙,更奇怪的是第二天,白凌状态不好,上了一半就下撤了,结果只有我一个女生上去了。

宁静的本营

 

真的是本营

 

开始做饭

 

第一次适应

登山日记 7月3日 进山

可能喀什的日记只能回去再补了,现在的情况头很疼,干不了什么活,其实也是再补昨天的日记。

上午很早就起来了,匆匆把东西都搬上车,刷了个大牙,七点多的时候,喀什早已大亮。小小的喀什有好多的回忆。到色满接教练。后来回来跟大师在喀什逛的时候,大师说这就是教练住的色满宾馆。我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很精致的外观,中文,维文,藏文,英文,还有一些别的。听说是来喀什旅游常住的。往郊区开,被风吹得一边倒的杨树,小小的草地,景色单调而夹杂些沧桑,就像人的心境。给爸爸打了电话,给几个好朋友打了电话。(时间过得真快,等高反过去,我可能会没有那么讨厌这个本营。)

天气忽然变得很奇怪,原本以为会比较热的,结果下大雪了。雪吹着前面的车窗,模糊了视线。不曾想到刚进山就有风雪的欢迎。看来慕峰会给我们一个有意思的登山。冷的出奇,穿着速干衣裤,被冻得瑟瑟发抖。都从包里翻出抓绒和羽绒。慕士塔格在浓雾和风雪中只能看见隐约的白影。听到公格尔九别这个好听的名字。

到了绿公湖。下车的地方似乎看到雪山,可我现在似乎记得不确切。吃馕,被压坏的西红柿。驴队和两只骆驼,似乎被党小强赚了不少,根本没有15只骆驼的运输量。跟驴玩了一会,被马X说了。这里跟本营高度差不多,高反已经开始逐渐有反应了。

进山的路途显得特别漫长,开始跟毛驴和骆驼合影的兴奋已经没有了。上上下下的坡,让人看着绝望。塔族驼工牵着毛驴走的飞快,远远的看见在山谷里移动的小黑点。由于对地势估计错误,走的位置比驼工偏高,怕下坡牺牲了海拔。可是这山谷确是非要让我们翻的。本来想走省力的路,结果变得上上下下太多,不如随着驼工的路走。大家开始走的极为分散,前前后后看不到人。大师走的特别快,望尘莫及。后来教练在前面等我们,一起走一个小的冰裂缝。忽有忽无的太阳洒在广袤的山壑,错落的影子,让人沉醉。若是头没有那么疼,就好了。

居然就到了本营,开始搭帐篷。没有水,没有电。那一刻,看着教练和几个男生在那搭帐篷,头疼的厉害。歪歪扭扭的算是搭好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坐下来休息,难以抑制的头痛,教练们在叫嚣要吃大盘鸡。可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由于一些技术上的失误,棍和赵兴政很晚才押着毛驴到,这个时候灶什么的才到。棍走的很累很颓,坐在炊事帐就睡着了。那时候教练找水还没有回来,也没有水喝。棍很可怜的拿着一块馕睡着了。我看着棍很饿,就找了一个肠给他吃,这是棍噩梦的开始。都是我的错,我当时想着棍很饿,吃馕又那么干。

到周围找石头,把灶台搭起来,煮方便面给大家吃。然后就草草睡下。

初见

合影

骆驼

散落一地的物资

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