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三月 2010

两会趣闻

警拘上訪婦﹕「黨在我們那兒」

【明報專訊】兩會期間,總有上訪者到北京尋求申訴機會。一名江西籍上訪婦女前日下午在天安門廣場附近被公安截獲,或許該婦女是首次進京上訪,不諳當局於「兩會」期間抓捕上訪者皆強制遣送返鄉的內情,被問及來京何事時,直說要「找黨解決」自己的問題。結果警員只是簡單地回答:「黨在我們那兒,我們接你去見黨,我們就是黨派來的」,就輕鬆將上訪婦人帶上警車送走。

讀稿會議「你有你講我有我飲」

【明報專訊】繼前日人大會議「大晒冷」(人大同時有27個代表團對境外媒體開放)後,兩會昨日再度「晒冷」(上下午先後舉行政協和人大全體會議),但不同的是,前日是太多團開放,記者分身乏術,但昨天政協和人大的全體大會,卻又被指新聞價值不大。

胡溫坐台上 鄰廳吵雜像茶樓

上午的政協大會,共有10名委員發言。據說,所有講稿必須事先交秘書處過目,因此發言內容乏善足陳,加上主席台上並無國家領導人,因此只有委員們在台上「自說自話」。不少委員索性在會議期間溜出東大廳喝茶聊天,加上在這裏的隨行人員,一時間東大廳內數十張茶桌人滿為患,吵雜聲猶如香港的茶樓。

下午人大全體會議是由委員長吳邦國作常委會工作報告,即使胡溫等高層端坐主席台上,「東大廳茶樓」同樣人聲鼎沸,「你有你講,我有我飲」。

類似這種「冇實際」的大會有無必要,實在值得商榷。記者昨日搭的士時,司機就直言「兩會」期間「打死也不進入二環」,因為為方便代表委員的車輛進出,京城二環路內經常要實施交通管制,每次差不多要半小時,如不幸碰上,那就「行不得也哥哥了」。

广州骑行攻略

其实从北京回来之后就一直有骑行广州的打算,不过一直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下来了。后来芸儿在过年前提出过年后骑到广州,于是我们就商量着3月6号那个周末出发,骑过去,坐车回来。为此,我们还特地去买了两个装车袋,准备坐和谐号回来。结果证明我们太轻视山地车的重量了。

出发那天,天气和暖,鸟语花香。于是我们什么衣服都没带,轻装上阵(后悔啊)。6:45,到了楼下,沿着深南大道往西走。穿越整个福田区,到达南山区。在深南大道的尽头拐进国道107(G107),之后就朝西北方向走,进入宝安区了。约莫9点左右到达宝安机场附近,这个时候距离我们出发已经两个小时了。稍作休息后,便又出发。其实,去广州的路相当好认。由于是沿着G107走,所以一路上路边都有国道的标志(一个个石碑)。也有路牌标明广州的方向,所以绝对不会走丢。

骑深圳—广州这条路线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城市边界不甚明显。前年和芸儿从北京骑到天津的时候,两个城市之间是一大片郊区。出了北京,路上就都是田园风光。甚至乎廊坊都只是一个小地方。直至再进了天津城才又能看到高楼大厦。可是,广东的城市化程度明显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深圳与东莞,东莞与广州之间几乎没有边界可言。一路上都是城市化的建筑,只有从路上行走的车辆中,看到车牌慢慢从粤B变成粤S再变成粤A,才隐约知道我们已经进入另一个城市。

12:30,我们到了东莞的黄屋氹,在一家饭馆点了两碟饭,一瓶啤酒。吃了一个小时后,13:25左右再度出发,径向西北。14:00到达江南桥,其他车辆都要付钱,自行车则从旁边的小路过就行了。过桥之后,转向往西,再骑一个小时就能进入广州的黄浦区。刚才说了,一直沿着G107走,千万不要拐弯。大概16:30,我们就成功到达广州天河区的岗顶。

本来我们的目的地是越秀区的,可是到了岗顶之后人车实在太多,压根儿就骑不懂,而且我们也确实累了。于是就商量着将车拆了坐地铁过去。我在第一段说了,我们低估了车的重量,拆了之后,我们完全抬不动这车。所以,虽然天河酒店房费很贵,我们最后也只有认命的住了进去……

晚上吃了饭出来,气温骤降。天气突然从夏天变回冬天了(最起码跌了10度!)。于是,我和芸儿周日整天都在寒冷中度过。

昆明浮略 1月3日 day4

今天是在禄丰恐龙谷。虽不是什么恐龙迷,但还是历史的敬畏者。试想亿万年前被恐龙统治的地球,或许它们也曾创造伟大的文明。他们的灭绝,总是让人敬畏而惋惜的。相机不够好,拍到的总是昏暗或者模糊的。anyway,能看到那巨型的骨架的威猛,和泥土中零碎骨骼的悲凉,总是有很多震撼的。人类害怕群体的灭绝吗?或许人类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只是,我们最终只能有一条路。未来创造历史这个观点倒是很不错,我相信是有可能的。
恐龙谷里有两个馆,有一个馆基本没什么东西,主要是些知识和无聊的游戏。真正主体的恐龙馆只有一个。其实最多半天也就逛完了。不过恐龙谷建的还是挺大的,甚至包括了一片游乐场区。于是我和alex就无聊的去坐海盗船之类的东西,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旋转木马。在电玩区又浪费了一些钱,实在惭愧。倒是见识了一个在电玩区混的小孩,赚着无穷无尽的游戏币。

昆明浮略 1月2日 day3

moji经过昨晚的肚痛的折磨,早上起来终于看起来好多了。今天去抚仙湖另外一边,貌似是禄充?记不清了。其实如果知道moji是特地陪我们过来,倒不想这么麻烦他了。早晨的抚仙湖别有一番风味。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阳光又迫不及待要穿透过来。在路边的芦苇丛中停下,踩着泥潭就过去水边了。很美的芦苇,倒是把我们的脚都弄湿了。写的时候,忽然想起在安多的草原,静谧的清晨,把我们都吞没。向着那片湖水走去,确是怎么也到不了。吃早饭的时候,有当地人划着泡沫就过来岸边了。倒是很想一试,但是估计还是太危险了吧。在路边停下买豌豆,大片大片的豌豆田。alex不认识呢。
中午又吃了铜锅鱼和洋芋焖饭,真是好吃啊。
登高看湖,风景独好啊。若是能飞翔,我愿去什么地方。
晚上吃了一顿不愉快的晚餐,跟店里的人还是吵架了。回到昆明已经是很晚了。一直想去鲜花基地看看,终究还是没能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