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一月 2010

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于中国,就好象偷袭珍珠港于美国,纳粹德国于欧洲一样,永远是个不灭的电影题材。也许只有战争这种特殊的时期,才能将一个一个普通的故事,放大成人类光辉的形象,来感动人心,为剧本注入元素。但翻看多年这种以二战为背景的电影,我发觉描述德国和描述日本的电影有一个很重要的分别。就是抗德电影里面,不乏一些好心肠的德国人,暗地里在援助犹太人。比如《钢琴家》里的德国军官,《舒特拉的名单》里的舒特拉,或者小说《偷书贼》里的德国家庭。但抗日电影里,则完全没有这种对中国人表达同情的日本人,所有日本人都是杀人狂,强奸犯,变态虐待者。当然,这两场战争的性质确实是有所不同:德国屠杀犹太人是发生在自己国家境内,一般德国人都是亲身感受这种不公平待遇的;而日本军队则身处海外,一般日本人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这种惨剧发生。可是,撇除这个因素,还是没有日本军官对中国人伸出援手。或者,事实上有这种故事,但还没有被人发现。或者,压根儿就没有这种故事,所以电影无从改编。但无论如何,现在欧洲已经没有反德情绪了。德国人也深以纳粹为耻。可是在亚洲,反日情绪依然高涨。日本右翼势力依然在影响着日本的政局。亚洲国家要建立起像欧洲那样的互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efore sunset

说到底还是红玫瑰和白玫瑰。不管我们当初的选择是什么,我们总在最深心处幻想另一种选择的绚丽。每个人都为自己的现状找痛苦的理由,或者找理由让现在的生活痛苦。其实生活本来平淡,只是快乐太少,我们用痛苦来证明我们活着,我们还有感觉。或者快乐挺多,只是我们总是不满足这种平凡的快乐。
不疯魔,不成活。我应该更执着,更坚持地去做一件事情,而不是如浮萍随波逐流。可是不可能一直在top的状态。或许我应该给自己短期的目标,然后努力地去做;然后满足之后的失望,然后接着下一个。

陈水扁舞弊案

随着龙潭卖地案三审终结,陈水扁夫妇终于难逃坐牢的命运。陈水扁一生可以说是曲折离奇,充满传奇性。如果有导演愿意将他一生改编成电影,必定是一套很卖座的电影。陈水扁出生于一个草根家庭,靠着自身努力,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成为律师。之后靠着美丽岛事件踏入政坛,并带领民众进行街头抗争,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终于在2000年选举中,步上他人生的巅峰,当选中华民国的总统。可是,经过8年总统生涯之后,却又被司法部门起诉他于任内贪污舞弊。前日的一国之君,终成阶下囚。如此峰回路转的剧本,试问能上哪找去?而且,这个剧本还未完。正所谓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难保陈水扁出狱后再次来个大翻身,那就真的是好戏连场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陈水扁能够拥有这样的人生,其实已经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了。纵然最终还是坐牢,但毕竟曾经拥有过。在这世界上,能够当上一国总统,叱诧风云的又有几个?

before sunrise

很好的一部电影。追逐爱情总是有趣,充满激情的。初次的邂逅,最初的相处总是浪漫,充满yy的遐想的。只是多年之后呢?我总是想fanfan里的alex,五年之后,我还会追上那辆汽车,去找他吗。每段爱情的开始总是美好的,可是就像鲜花,枯萎总是来临。就像童话总是在开始就结束了,所以才能是happy ending的童话。
女人总是喜欢被爱,be kissed,be missed。如jessie说的,爱情是最大的selfish。或许真的是男人更加深情,更加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女人在不安全感中总是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试图寻找保护,寻找安全感。

欧洲人喝茶是加糖的,我实在是接受不了。
带过来的茶叶是小颜给的一盒铁观音,Alex爸爸买的一包铁观音。平时上课太忙,每天回家都是九十点,晚上又喝不了茶,竟是只有周末才有时间泡杯茶喝。
跟几个朋友去了市中心的一个小茶馆,跟那种coffee馆感觉差不多,只是喝的东西是茶。虽然知道菜单上的单词,不过还是看不懂他们的菜单,实在联想不出所对应的茶。最后我点了一个白绿茶,他们点了红茶和一个大麦茶。茶的口味普遍偏淡,可能欧洲人尝不了苦涩的东西(虽然有人会喝黑咖啡)。当服务员递上一杯质量上好的红糖时,我还是无语了。只能劝说他们不要加糖。

感冒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要感冒,还记得八月份的中午在紫荆的阳台上晒太阳。不过巴塞的感冒来的晚了些,两个月之后才来。可能这要归功于这里的好天气。
每次感冒都是一场持久战。鼻塞,咳嗽,不断地咳嗽,咳得肺都要出来。我不爱抗生素,没试过。什么药用在我身上,应该说喉咙上都没有用。只能暗自祈祷,快点好起来。这次的感冒前奏挺长,在zaragoza的时候开始流鼻涕,回来的bus上开始说不出话。衣服不够,bus上空气不好,汗没焐出来。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咳嗽噩梦。
听evina说了一种神药。据她说,她的喉咙用了两次这个药就恢复了,甚至在她抽烟的情况下。我听了如获至宝,赶紧去买,原来这种propolis是一种混合其他草药的蜂胶,有点中药的意思。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第一次用后感觉好像咳嗽真的少了些。但是第二天,我可怜的呼吸道又完全处于疾病的控制下。神药没能阻止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八仙果也试了,感觉还可以,只是实在是太难吃了。
由于感冒,这一周的攀岩和其他class也不能去了。怕是指力又回去了。

爬斜壁

UPC的sports center有个窄窄的抱石墙和不算高的岩壁,不过对于我已经够了。
每周二、三、四晚上算是大家一起训练的时间,会有人挂绳。大家爬的挺开心,就是基本上没有人教技术。
每周去一到两次,手上的茧开始长回来了。上周开始爬一个小斜面,上下爬,实在是很累。一步侧蹬之后,自然地做了正蹬。但是在小斜面上正蹬还是太费指力了。在手臂pump之后开始毫无章法地乱爬,实在对自己很失望。尤其是往下爬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住。
记住观察大点,多做侧蹬,然后考虑合适的休息位置。

跑的很爽

經過三個星期的恢復性訓練,心肺功能大致恢復7,8成左右,跑到最後一圈的時候還能衝起來,很久沒試過跑的這樣爽了,哈。不過大腿力量還是很差,跑了5圈就有點酸軟的感覺了。下週可以開始一些針對力量的恢復性訓練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