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三月 2011

杂记

现在在看思果先生写的散文集《香港之秋》。思果是谁我不太认识,不过香港之秋这本书放在我家的书架上好久了,一直没有动他,最近有时间了,就拿下了翻一翻。第一篇说的就是他和他妻子梅醴的分别之情。平平无奇的日常文章,我看上去却觉得身同感受。下面节录文中的一段:

我性子急躁,外人不知道,因为外人看不出我这样外表温和的人会发脾气,在家我就露出自己的缺点来了。我此刻讲这句话,可是等到梅醴来看我,一下飞机,我就会怪她忘记带了什么东西,虽然可能是她需要的。她在我面前,我会忘记她,不在我面前,我反而一刻也不会忘记。也许是天意,要我多多省悟自己的短处。我希望我们下次到了一起,过我们的老年,我这是个最体贴的丈夫。

看着人家流畅的句子,觉得很简单。可是一旦要将自己心中想的化成文字,原来一点都不容易。希望我什么时候也能练好我的文笔,起码表达起来不会词不达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