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六月 2011

迟到的巴塞离记

3月25日,周五,在巴塞罗那最后的一次presentation,感觉无比之好。于是把护照,存折之类的都放进书包,准备到学校复印签证页,把钱取出来。当然还有平时都带的laptop,再带上相机,拍张最后的照片。

噩梦在Barcelonata的海滩上开始了。在强烈的阳光下昏昏沉沉了两个小时之后,站起来准备离开,背包不见了!!目光所及之内,疯狂的搜索,却像蒸发了一样,一点影子都没有。被偷了!电脑,手机,相机,钱包,银行卡,最重要的是所有所有的证件,护照和居留卡一起,上面还有月底就要去意大利的签证。一下子陷入混乱,那种感觉像是一种无法发出声音的梦魇,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

跑到最近的警局报失,警察又不懂英文。不过态度很好,帮我打了银行的电话,block了银行卡。于是开始按照警察的指点,到市中心的大警局做报失。Eliska走不动,要坐地铁,于是坐地铁,总共两站,中间还换乘了一次巨长的通道。终于在警局做完报失,女警官熟练地做好报告,签好字。出了地铁,眼前一片迷茫,觉得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国度,完全丢失了身份,变得无家可归。

跟E到麦当劳上网开始找信息。巴塞罗那的大使馆可以补办护照,可是要一百多欧,需时180天,又一次崩溃。给Alex发了一封邮件,通报情况。总结了一下当前的情况,所有证件丢失,签证丢失,笔记本丢失。所幸的是Ipod没有带出来,简单上网找信息还可以。该何去何从,难道要半途回中国不成?

回到家,跟房东老太太描述了一下惨况,趴在床上想哭,还是忍住了。现在Ipod快没电,又没有直冲的线,只能啥都不干。Bicing卡还没有挂失,可能被小偷拿去骑车不还,甚是担心。

强作镇定,胡乱地睡了一晚。第二天打电话到Bicing,希望挂失自行车卡,可是没有卡号,啥都办不了。

之后是周六周日,没有地方工作。而我像一个游魂,不知道该去哪里。

3月26日
幸好ipodtouch没有丢,可惜快没电了。在网上看了很多消息,找到一个跟我情况类似,在巴塞被偷东西,又着急回英国的人。看了她的经历,觉得自己又有了一线希望。

eliska叫我去做饭,买东西之类,完全没有心情。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在哪里。买了一个可以给ipod直接充电的充电器,终于上网的问题解决了。想想如果护照和签证的事不能解决,学业无法继续,真不知道何去何从。

3月27日
今天依然浑浑噩噩。全身的情绪和肌肉都是混沌的。房东的女婿过来,借给我一台笔记本,实在是很感谢。发邮件给madrid的意大利使馆,希望可以给我补签证。不过周末是不会有反应的,只能等了。

3月28日
中国驻巴塞的大使馆周一三五上午对外办公。在使馆外面排了一个小时,进去继续排队。跟窗口的人说了自己的情况,表示火急万分。又声情并茂地讲述自己的悲惨境遇,这种时候一定要表现的十分十分可怜和无助才能博得那么一点同情。使馆那里的复印机很贵,但是没办法,周日店铺都关门,有些东西都没有复印。然后使馆的人一定要看我的机票,表明我办旅行证是加急情况。无奈没有打印的地方。手机没有钱可以打给alex,不能传真过来了。终于挣扎很久之后在外面找到一个打印店。交了66欧的费用之后,说是可以下午拿到旅行证。

于是中午就在使馆附近闲逛,到银行又问了一下在所有证件丢失,银行卡和存折也丢失的情况下,如何把账户里的钱弄出来。

下午终于拿到一本空白的旅行证,现在的问题就是签证了。意大利使馆负责的paola人很好,在我给她说清楚情况之后,说可以给我补办签证,但是不能保证当天能拿到。我只好把所有的材料都先扫描好给她,好让她准备。

3月29日
今天就在准备补签证的材料,然后去银行把账户里的钱转账到alex香港的账户。手续费相当昂贵。

应该多感谢使馆的paola吧,她同意我不需要网上预约,明天到madrid。只能是希望一切顺利了。

打电话到保险公司,不能给我报销办证件需要的交通费。到madrid的高铁很贵,只能买了夜里的夜火车,第二天早上到madrid。上了火车发现,居然是坐的。痛苦的一夜。

3月30日
从第一次申请签证,第二次取签证,这是我第三次来madrid了。每次都是为了签证。在使馆看到签证贴到旅行证上的时候,觉得仿佛经历了一段浑浊的时光,现在终于慢慢沉淀下来了。把旅行证放到上衣口袋,拉上拉链,不知道该高兴还痛责自己。

买了很贵的高铁车票回到巴塞,恍若隔世。觉得自己在keep losing things。在pisa的时候丢了ipod的耳机,瑞士军刀;去marlloca丢了帽子;在德国的时候把手机忘在阿红家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不过这些都还不算很大。现在知道了不能说一些话。在巴塞的那个25号下午,我脑子里出现的话是,我在巴塞还没有被偷过东西哦。虽然其实被偷过自行车,但是这份得意还是让自己损失惨重。

3月31日
早起,拿着行李箱,跟老太太告别。在巴塞的几个月,真的很受照顾,房东心地很好,从来不计较什么,我也是大大咧咧的人,于是不会有什么矛盾。总是听他们说the worst thing is to live with landlord,对于我这次来讲倒不适用。打扫,laudry,分享食物,圣诞礼物,我应该感激。

不敢回头看这个城市,或许以后再不会过来。在巴塞的喜怒哀乐,都会渐渐淡忘,所谓的朋友也会渐渐疏远。不过我发现自己并不后悔辞职来到这里。很多事情,看过,经历过,就值得欣慰了。谢谢这座城市曾经宽容地容纳了我,我在这里喝酒,闲逛,晒海滩,爬山,认识朋友,发泄情绪,生活。得与失,聚与散,人生如浮萍。

巴塞罗那,再见。

野果

padaova路边的果树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一直分不清李子和杏,看起来和吃起来似乎都一样,从不不知道自己吃的是李子还是杏。Mahao说,李子外面的皮上有一层毛绒绒的毛。下次看到的时候注意一下。在朋友宿舍院墙边有一棵李子树。现在正是红红的成熟的时候。果子并不大,但确实芳香四溢,口感绵软。对于李子似乎没有吃的记忆,好像之前并没有特地买过李子来吃。第一次对它有印象是在“英国病人中”,男主角说的the plum is plum.每日采摘两颗,总让人觉得很美好。不过果树很高,再过两日,剩下的果子都是够不到的了。
在跑步的小径上,也看到了樱桃树,还没有完全成熟,无奈果子太高,是够不到的。昨日又无意看到桑葚,果子成熟了之后并不变成紫色,而仍是很淡的白色。但是吃一颗,香甜无比,不是什么水果糖或者酸奶中的果粒能比的。地上也落得厚厚的一层,没有人来摘,想这慵懒的夏日生活充满着散漫,自己仿佛也慢慢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