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八月 2011

Travel in Switzerland

travelling

I have to say I am a little bit disappointed to the Jauf…. (cannot remmember the name) Mountain area. The view is amazing, but I cannot see the difference from what in Italy. The green mountain, but with too many simmilar houses. It is great to have some log house, but not full on the mountain. Too much touristic.

Do some treking tomorrow. Really depends on my shoes.

关于中文

最近在校内上看到一篇转载的文章,余光中先生的“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 ”,里面谈到中文白话文受西方语言的影响,变得生硬,失去活力。细读下来,受益匪浅。尤其是现在用英文写东西,写Email多了,很多时候写中文,完全不知如何下笔,总想直接套着英文的句式下来,草草了事。

细想一下,由于本身英语水平有限,所读的英文原文书,小说之类很少,所以对英语的语言掌握程度其实很低,仅仅是能看懂。而在英文写作上,常用的句式就那么几种,其实表达能力很匮乏。但是就是这样几种句式翻来覆去,熟悉之后,似乎形成了一种固定思维,在写中文的时候,也会想要这样。

而由于强大的电视和网络媒体的影响,大多数人也越来越接受媒体中的表达方式,逐渐形成一种统一的思维和表达,而这对于语言来讲,似乎是通向一潭死水的。

文中讲了几个例子,看完才觉得自己的中文如此浅薄。

巴仁所谓的弱动词,相当于英国小说家奥韦尔所谓的「文字的义肢」(verbal false limb) 。当代的中文也已呈现这种病态,喜欢把简单明了的动词分解成「万能动词+抽象名词」的片词。目前最流行的万能动词,是「作出」和「进行」,恶势力之大,几乎要吃掉一半的正规动词。请看下面的例子:

(一) 本校的校友对社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二) 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作出了十分热烈的反应。
(三) 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四) 心理学家在老鼠的身上进行试验。
不管是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这样的语法都是日渐西化的现象,因为中文原有的动词都分解成上述的繁琐词组了。前面的四句话本来可以分别说成
(一) 本校的校友对社会贡献很大。
(二) 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反应十分热烈。
(三) 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详加研究。
(四) 心理学家用老鼠来做试验。(或:心理学家用老鼠试验。)

然后在比目鱼的blog上,也看到类似的文章,推荐了陈云的“中文解毒”和“执正中文”。然后又反过来嚼了几段文言,确实更加简练、冷峻。学习中文,嗯,一步一步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