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二月 2011

2011毅行者的抽空总结

我没有想过一定要走下来,或者给自己定下一定要走完100公里的目标。但现在的我至少更加了解自己,更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那就是,我不想做一个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从慕士塔格开始,我知道一个日后会让自己捶胸顿足的决定是做不得的。你会日日夜夜地责备自己,不断地回想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下,为什么向困难低头了。

——————分割线—————-

准备

这次的毅行者前期的准备只在线路熟悉上,而几乎没有体能锻炼。我们分几个周末,分别走完了100公里麦理浩径的线路。一二段是万宜水库和西湾段,为公路和简单的山坡。三四段是难点,上坡下坡多,线路长,而且在比赛期间是夜间部分。我跟alex找了一个周六夜里去行,走到早上天亮,痛苦不堪。五六段是笔架山和金山,有一段较难的上坡,总体不难。第七段是尖山草山段,看尖山这么名字就知道线路很陡。第八段是大帽山段,香港最高峰,很陡的公路和著名的大风。第九十段是大揽水塘,和元朗段,路线不难。

好吧,从18日下午2点说起。天气是很湿热,闷热,蒸桑拿那种。这一段的平路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因为担心前面太花体力会过早透支。不过以我现在的感觉而言,如果能够保持一种稍微慢跑的速度是可以的,身体会适应这种节奏,只要有间断休息和及时的食物电解质补给就行。到达CP1西湾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休息一下就已经天黑。事实证明在Check Point不休息或者很快地休息几乎是不可能的。当你看到那么多人在那休息,而自己又认为CP点是一段路程的分界点,你就会很自然,不用找任何借口地停下来休息。而只要停下来,就会喝东西,吃东西,想找医疗组或者按摩组,30分钟是瞬间而过的。

到达CP2北潭凹是八点多,比预定的计划晚了一些。从这里开始的大雨使得这次的毅行者完全脱离了轨道。大雨开始之后,山路开始变成溪道,泥浆,水坑。如果人少一些可能还能保持一定的速度,但是山上人太多,有些人害怕滑倒,尤其下山的时候。速度变得奇慢无比,基本上是走一步停一步。这一段12公里左右的路程走了6个多小时,凌晨三点才到达CP3。比计划的时间晚了三个多小时。Support Team因此在CP3等了许久。到达CP3的时候,疲惫和困意不断地袭来,信心开始动摇。鞋子里已经全部是泥水,在烂泥里走路的感觉太差。此处Keith排队洗鞋。我们吃了粥和饭。

第四段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一段。在大雨的夜里,双脚泡在泥潭里,7个多小时,走了13公里。一直走到第二天几乎正午。一个个地数着500米的路标是痛苦的。数字缓慢地增长,仿佛看不到尽头。我很想走得快一些,但是队友走得很慢,只能走走停停地等。凌晨的天亮是那样的模糊,在大雾和大风中,渐渐地天光。我不知道是怎样走到CP4的,一路上时而清醒,时而梦游。我不断地数着路标,想着500m为什么这么遥远,膝盖为什么那么疼痛。幸而太阳不强,让这段路程少了一层痛苦。

CP4的抉择是这次100公里的关键点。AlexWong已萌退意,担心前面的路还是一片泥潭,之后的消耗还会更大,48个小时之内无法完成。Keith想走完第5段看看情况,是否继续下去。AlexWong认为如果CP5 quit和现在quit没有区别,不如现在就quit。AlexLi是最想走完全程的,但是自身的状况却不佳,抑或是对舒适程度要求太高,每个CP点想休息的时间最多,又要弄脚,又要按摩的。也或许是我偏见了。我的想法是,我不想几天或者几年之后回想起来,后悔自己当时怎么没有再坚持那么一下下,怎么就轻易地放弃了。所以只要身体不是完全支撑不住,我是要走完全程的。由于AlexLi去按摩,休息,我们三个交换想法。如果按现在这个速度,48个小时几乎是不可能的,第5,6段相对简单,必须提速。在沉默的对弈中,大家开始继续前行了。

经过半日的阳光,路况已经明显好转,干爽了不少。第5,6段可以说是疾行,走的很快,至少对于当时我来说,已经是尽量加快速度了。在CP点不休息是不可能的,虽然第5段并不累,我们在CP5还是坐下来喝东西,吃面,再慢慢地上路。翻过狮子山,笔架山就到达CP6了。想想已经走过一半多,再言放弃已是不可能。而且这之后就是第二个support team的支援点。此处得到支援队伍的热烈欢迎,还吃了一些火锅烫的东西。天已经渐渐黑下来,黑暗中,我们又开始前进了。

接下来的第7,8两段就是尖山草山和大帽山段。大帽山为香港最高峰,以大风大雾著名。虽然这两段是比较难的部分,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两段走起来不算累。因为山路的脉络清晰,能记住哪一段是上,哪一段是下,哪一段比较陡,哪一段比较缓,每一段大概有多远。心里有谱了,就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可以自己控制节奏和速度,有条不紊地走下来。大帽山开始下山的时候,风无比的大,吹得人信心骤减。我们拿出薄膜雨衣,稍微挡挡风。盘山公路的坏处就是太长了,在山上蜿蜒缠绕。到达CP8荃锦公路已是凌晨4点多,不过这比我们预算的早了不少。还包括在CP7睡了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前面只剩两段,胜利在望。

可是CP8之后的这段缓缓的公路,我们却走了很久。从CP8出发,我就开始进入无意识状态。脑子已经开始做梦,各种各样混乱的情节。我感觉自己还在继续走,但是应该走得是非常非常慢。这一段十公里的近似平路,我们走了5个小时。太废柴了。

最后一段,路不难,很多平路。元朗,终于已到元朗。100公里只剩下最后一点。我们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