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b-景行出世了

為什麼選擇生育
現代社會對女性是更友好還是更殘酷,這個問題無從回答。從決定生育的那刻起,就知道前路崎嶇,永遠沒有準備好的那一刻。可是就我的角度,最簡單直接的想法只是,不管這個世界將變得如何,我應該給機會讓小孩來看看這個世界,體驗世間的種種。如果父母不給我這個機會,我也無法看到這個世界。

2016年
十二月底的時候,驗到了!比想像中快。原本還擔心身體比較弱(長期貧血,體質偏寒),比較難懷上。

2017年
在公立醫院還是私家醫院生?看了網上不少的博文,私立醫院從檢查建檔開始到最後生產,全套服務,很方便的樣子。可是再看看價格,就不那麼可愛了。即使順產,住大房,全套的費用也至少六萬左右。而且私家似乎會用各種理由說服你剖腹產(再貴兩三萬),我不想開刀,也想省那幾萬塊錢,拿來用在bb身上更實際一些。或許一向潛意識裡面覺得懷孕生產雖然有風險,卻不是一種疾病,不需要過度的檢查,順其自然就好。可是後來過了預產期bb還沒有出世,那種害怕失去,患得患失的心態,才知道自己不是想像中那樣可以承受命運給予的任何結果。所謂的順其自然,只是命運對你仁慈,給予好的結果的時候,自己拿來抬高自己的說話。

於是在機場的診所開了醫生紙,然後到瑪嘉烈醫院建了檔。

第一次產前檢查在16周(還是14周?),抽血,超聲波檢查(唐氏篩選)。第一次看到bb的形狀。平躺著,有手有腳,能看到側臉。那一刻知道真的有個生命在肚子裡了。

之後的幾次檢查都很常規,見了一次醫生,其他都只是見護士。然後轉到東涌母嬰院,基本上都是量一下體重和血壓,測尿糖和尿蛋白,然後摸一下肚子大小。大概三十二週的時候,護士說bb頭已經轉到向下了,雖然我自己怎麼摸都摸不出來。

22週的時候做了結構檢查。在診所躺下的第一刻,醫生剛剛把超聲波檢查頭放在肚皮上,就宣布是個仔仔。我跟阿黃本來還打算把懸念留到最後一刻。隨後醫生檢查了大腦,器官之類,不過我們看得雲裡霧裡,只看得明白側臉和手腳。不過最後結果全都正常,

那對孩子的性別我有沒有要求呢?按阿黃的說法,第一胎是男孩,好像壓力小一些。看來中國人心裡還是擺脫不了對男孩的追求。記得在診所聽到一個男的打電話給長輩,通知懷的是一個女孩。雖然口氣極為平靜,可是還是透露出一絲失望的情緒。或許只是我意會錯了。那我自己呢?說實話,我生活在一個沒有男孩子的家庭,父母最大的期望是我是一個男孩,那母親會覺得自己才算完成使命,在家族裡面說話也可以大聲一些了。我自幼很希望自己是個男孩,符合父母的期望。因此處處想比男孩強,以證明自己的有用。後來慢慢明白沒有必要,做好自己就夠了。我對孩子的性別沒有要求,只希望他/她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雖然我知道,男孩子,雙方的長輩都會覺得有面子,說出來都可以大聲一些。可是在我而言,如果只是平庸之人,那男女又有什麼所謂。如果是出類拔萃之人,那男女也並沒有分別。

整個懷孕期間,我很幸運沒有什麼不適的反應。只是早期的時候,早上會有點反胃的感覺,不過中午和網上又飯量正常了。後期也沒有水腫的情況。唯有睡覺的時候只能側睡。胎動則有時很大,有時又很安靜。

9月4日
38週了,我開始休產假。公司最盡都是前2後8。很希望阿b可以快點出來,這樣可以多點時間陪b和恢復。不過又聽人說在肚子裡時間長一些,小孩發育的成熟些,出來也比較好帶。反正順產也不能挑日子,一切順其自然吧。

9月5日-6日
百無聊賴的等待生活。有時上網看看臨產的徵兆,別人的生產博文,發現還是沒有一點徵兆,又擔心到時太痛會熬不過去。已經做了很多瑜伽,經常走很多路了。

9月7日
今天上午去健康院複診。每次去醫院或者健康院都是等待三小時,看症三分鐘。終於見到護士,忽然感覺下身有些濕漉,腦中立刻幻想產兆來了,38週+5天,時間也不錯。進廁所看看,果然是見紅,有點小激動。護士立刻安排見醫生。醫生檢查了宮頸,說還沒有打開(還是說還沒有成熟?忘記了)。看來沒這麼快啊。不過由於已經見紅,還是叫立刻去醫院。
拿上健康院的資料,立刻回家。打算洗個澡,然後就去醫院了。黃媽很焦急。跟她說了第一胎沒有這麼快,她還是成功的將氣氛搞得很緊張。
到醫院是下午兩點多。醫生簡單的問了一些問題,就安排去產前病房了。不得不吐槽醫院的衣服太難穿了,雖然我明白是為了一個size給所有人穿,可是那麼大的褲子,褲腰那麼大,腿那麼大,實在很難穿。由於過了午飯時間,沒有東西吃,想起來沒有吃午飯,要餓到晚飯時間了。旁邊的產婦有一些是還沒有過預產期,但是又有做動徵兆,來臥床保胎的;有一個好像是有妊娠糖尿,要不斷監控住的。下午和晚上,都偶爾感覺到肚皮發緊。本來期望夜晚可以有動靜,因聽說凌晨的荷爾蒙水平比較高。可是夜裡除了偶爾的一點宮縮和少少的痛楚,其他什麼也沒發生。

9月8日
早上起來,又有點見紅,不過沒有其他動靜。醫生巡房的時候,問是想在這等還是回家等?那當然是回家等。在醫院雖說120元一天,包三餐,可是被困住,失去自由啊。而且也不能多多走路和運動。

於是我又大包小包,拎著待產包,回家了。來回的士倒是要花接近500塊,比住院還貴好多。

9月9日-9月17日
回家後我最關心的話題變成了“見紅之後多久生”。根據萬能的網絡的解答,1天到1周的都有,大多三天之內。我開始祈禱三天之內了。然而什麼也沒有發生。然後我又開始期待一周了。依然什麼也沒有。這幾天都是保持著早上或者下午出去走一個小時,晚飯後也出去走一個小時,中間會做深蹲等動作,希望可以盡快有產兆。雖然晚上也會有一段時間規律的宮縮甚至陣痛,但都持續不了多久,一般坐起來,或者快天亮就消失了。睡覺依然很不舒服,腰太累。左側睡,右側睡都還是那麼辛苦。半夜也不太睡得著,要么是宮縮和陣痛搗亂,要么就是睡得不舒服,總之睡一陣醒一陣,要靠白天補覺。我開始覺得如果真的可以前0後10,這樣的身體狀態能不能上班呢?或者如果上班,沒有這麼多東西想,又有工作壓力,可能睡覺反而好一些。

9月15號,又返健康院檢查。本來期待不用來這一次,現在只能期待在健康院會像上次那樣有點徵兆出現。不過見過醫生,檢查宮頸,還是完全沒有打開。。。。我的心那個灰啊。

9月16號是預產期,還沒有動靜,我快頂不住了。這個阿b到底是要怎樣!又要時時觀察住胎動,生怕有什麼問題。心裡壓力超大。開始問自己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我還能坦然的接受命運嗎?即使是帶著無限的痛苦,怨恨和絕望?開始懷疑自己根本沒有受過什麼重大的打擊,所以可以輕鬆的說不用做那麼多檢查,聽天由命就可以了。如果命運真的將之加諸於我,我能承受嗎?

9月18日
凌晨開始有明顯較疼痛的陣痛了。半夜實在睡不著,真的很痛了。不過回想起來,跟之後真的陣痛相比,這點痛真的是小菜啊。於是叫阿黃起身,弄點吃的,打算去醫院。可是活動了一下,又沒有那麼痛了,真是麻煩。不想假警報,去了醫院又回家,決定還是再看看情況。到早上的時候,陣痛還是一波一波的來,雖然不是劇烈疼痛,穩妥起見,還是去了醫院。本來想著最後一刻才去醫院,心裡還是承受不住啊。

到了醫院後,直接進產房,不過自己知道沒有那麼快啦,因為那些痛都可以忍到。如果這個痛的界別就可以生小孩,那我真是無敵幸運,這個b也是天使b了。果然,駁機量胎心和宮縮,三十分鐘後,還是沒啥劇烈反應。又被打回產前病房了。

接連的宮縮和陣痛,可是都是普通級別的。下午又過去了,只能期待夜裡了。不記得為什麼要駁機測胎心和宮縮,總之那個儀器綁的實在太緊了。我嚴重懷疑接下來的陣痛是由於綁的太緊了。大概凌晨三點的時候,開始感受到了很嚴重的陣痛。那種痛真的無法用語言形容,肚皮很明顯的收縮,不斷的向內進攻,而裡面的東西就全力反抗,感覺要爆開你的肚皮。已經是不用儀器和藥物輔助能忍受的極限了!這樣痛了大概半小時,期間護士有檢查宮頸的情況,可惜都是沒有開。不過護士覺得以我現在痛的級別和頻率,應該差不多開始要生了。我心中也有點竊喜,覺得要熬到頭了。然而疼痛又慢慢的謝了,宮縮也慢慢停止了。看來又是白高興了一場。

不過陣痛完之後,感覺底褲又有點濕了。去廁所看了一下,不是平時那種分泌物的狀態,比較稀薄,更像是水。於是通知護士,安排了醫生做檢查。醫生用一個鴨嘴一樣的儀器,然後叫我咳嗽兩聲。之後就宣布我是破水了。不過我覺得不是那種真的穿水,最多只是有點滲漏。而且之後幾個小時,都沒有感覺繼續有水流出來。由於已經破水,只能吃流質食物,而且需要在24個小時之內將小孩生出來,防止受感染。起碼知道小孩明天白天一定要出世了。

9月19日
第二天早上,早餐只能喝白粥水。醫生巡房,一開始是一個年輕醫生,問我是今天催生(由於破水)還是看看今天會不會自己做動,不行的話明天催生(我沒有B型鏈球菌)。我想著今天農曆7月最後一天,明天就是八月初一,內心深處覺得好像好一些,於是說再等一天。後來又有一位資深一些的醫生巡房,見我已經破水,就說不要等明天了。擔心這一天內會有羊水感染的情況。我明白醫生也是想盡量降低風險,於是同意今天催生。那慢的話,今晚阿b也要出世了吧!

中午,醫生先過來幫我種豆,方便之後輸鹽水和加藥。由於要開始催生,醫生先過來真正剪穿羊胎膜,幫助加快產程。我看到托盤上一個大鉤子,一把很長的剪刀。不敢直視啊!不過其實生理上沒有特別的痛感。醫生先把手伸進陰道(人體的彈性真是無限啊),用那個很長的鉤子在裡面勾了好幾下,然後用那個長剪刀伸進去,剪破了羊胎膜。感覺到下身一些水流了出來。不過並沒有感覺到很多,很暖的樣子。瞥到醫生脫下滿是血的手套,那都是我的血啊。幻想中的穿水的種種情況都沒有發生,最終要靠醫生人手穿水。

之後,護士開始幫我掛鹽水,開始加催生的藥。一開始是兩滴(一個小時兩滴藥),按照護士說法,不用很多啊,有的人一滴就很大反應了。不過我好像沒什麼反應,於是加到四滴。然後加到六滴。慢慢感覺到了藥效,開始有比較頻繁的收縮。中午探病的時間,阿黃和他媽媽過來探我,在床邊聊了一會天。只有一個小時,之後又是要一個人在那兒慢慢挨了。

突然,胎心監測失去了數據!!大驚!!護士立刻衝進來,把胎心儀在肚皮上移來移去,應該之後小孩轉身了吧。還是找不到,大驚!然後護士叫我翻身,從左側躺變成右側躺,終於,機器上又發出了“咚,咚”的心跳聲。終於放心了。陣痛愈來愈劇烈,已經打了止痛針,不過感覺不到什麼明顯的效果。於是護士拿來止痛儀,是一個很小的手持機。就是靠電流麻痺局部的神經來止痛,貼在腰上的。其實一開始的陣痛,我感覺是肚子上多一些,不覺得腰上很痛。但是不知是不是真的止痛的幫助,所以沒有感覺到。大概下午四點的時候,已經痛了大概兩個小時,護士檢查宮頸,有一指。雖然很少,終於有點進展啊!疼痛不斷的加劇,也更加頻密。不過由於產房還沒有位置,我要繼續在產前病房催生。雖然我知道都是一樣的,不過進了產房,阿黃就可以進來陪產了,而且地方的變化,在心裡上也有暗示,好像進入了下一階段一樣。陣痛一來就要按止痛機,產生持續的電流,幫助度過痛關。這種持續的間歇性的疼痛,太折磨了!

再晚一點的時候(現在已經忘了幾點了),終於通知可以落產房。好,又向前行了一步了。於是有護工來幫忙,推病床,落到LG層的產房層。躺在病床上,被推的感覺,這是第二次了。雖然都很無助,不過這一次多了一份期待和喜悅。持續的痛痛痛!好無奈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啊。阿b刀俎,我為魚肉啊!

打了電話叫阿黃過來陪產。終於有一點支柱的感覺,雖然還是一個人在奮鬥。進了8號產房,要從原來的床上先轉移到生產的床上。先動下半身,再動上半身。現在想來整個扭過的過程應該很搞笑,不過當時只能做到聽命令行事,別的什麼都想不到。疼痛一波波的襲來,止痛機已經失去效用了。於是開笑氣吸,那個面罩很大,一開始吸了兩下,吸不到什麼氣體。護士問吸不吸到,答吸不到。然後護士居然說,閥門還沒開啊。原來只是玩我,如果我答吸到,她肯定說吸到什麼啊,我都還沒開啊。看著牆上的種,要在陣痛開始之前預先吸笑氣,因為聽說要一點時間才能發揮作用的。不過笑氣應該只是讓人神智模糊,並不是麻痺神經的。一開始吸的劑量不大,好像沒什麼效果。但是一個大大的面罩加上重重的管子,很有一種厲害醫療設備的感覺。然後罩著面罩呼吸,有一種治療的感覺,心裡上的安慰成分已很大。每一次陣痛的時候,痛的地方在后腰,要把人撕開上下兩半的感覺。我的內心戲是阿b在向下衝,盆骨不斷的被錘擊,所以下半截一種要被人扯斷的感覺。笑氣已經發揮不了作用了,可是還是吸毒一樣不斷的吸,心裡安慰也是好的。聽到隔壁的笑氣聲,想想自己這邊也是這樣不斷的“嘶嘶”聲吧。期間,有助產士或者醫生進來檢查宮頸,我有印象的是兩指或者一指半,然後一段時間後是四指。這什麼時候是個盡頭啊。到後來,我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不過其實還有有一些意識的,比如聽到阿黃問護士為什麼我在說些胡話,知道醫生進來檢查。喝酒喝得很醉了,還沒有昏死過去的狀態。慢慢的,陣痛的時候有一種想屙的感覺,就是那種肛門控制不知,有東西要頂出來的感覺。於是我大叫“好想屙啊,忍唔住啊!”叫了幾次之後,有助產士來檢查宮頸。據阿黃後來說最後醫生檢查宮頸,然後說了一句“屙得了”,就有很多人進來產房,開始做接生的準備功夫了。我的開指進程算是完成了,接下來要進入push的階段了。整個第二產程,基本上就是阿黃陪著我,護士只是偶爾進來看看,醫生就最後來看了一眼。我和阿黃一致覺得醫院給家屬陪產,其實就是讓丈夫在裡面隨時留意產婦的狀況,有什麼問題再叫護士,而不用有護士一直看著產婦。真是一舉多得啊。

助產士先來一句“一直要屙,宜家卑你屙啦。要發力了!!”調高床的靠背,半躺的姿勢,然後腳放在兩邊的腳蹬上,手扶著把手。如果不算下半身,上半身應該像打機開飛船之類。這個只是我現在yy的,當時只想著快點可以屙出來。不過確實如大家所說,陣痛開始,然後就push發力,其實就不覺得痛了,只覺得下面很緊,東西卻卡住,出不來。Push了幾次,又換了一下姿勢,助產士說一些“做的不錯”的不知是真的還是安慰的說話。不過阿黃說看到頭髮了。又有一些進度了!心想著,老娘做這麼多運動,又是瑜伽,又是深蹲開盤骨,又是練大腿,為的就是這第三產程快一些啊。小子你給我快點出來!本來那些護士都說我“肚仔細細”要留意隨時生得,不過我知道我只是肚圍比較小,阿b可是中等size的。想想那麼大的東西要從陰道出來,就覺得是不可能事件。於是最終還是挨了一剪刀,咔嚓一聲,被剪了會陰了。剪了之後,屙了兩下,就感阿b的頭出來了,然後再一發力,就屙了一件很大的東西出來了。阿黃剪臍帶。不過我什麼都看不到。助產士拍一拍,一聲很柔弱的哭聲就傳出來了。終於放下心來,終於安全地生出來了!感覺整個人立刻鬆懈,癱軟了。周圍的人開始各種忙碌,我又生出胎盤。據阿黃說胎盤是一件很大的,紫色的東西。

護士報體重,剛好3.0kg。出生時間,2017年9月19日晚上9點10分(我一開始聽到的是11分,不過後來幾次護士確認的時間都是10分)。

定下神來,看看自己的手臂,皮膚黯淡無光,塌在骨架上,特別鬆弛。顏色是灰色的,還很多深色的斑。肌肉完全鬆軟。我應該流了很多血吧。醫生進來縫會陰的傷口。有打麻醉。問我要不要抱著阿b。擔心手上沒力,下身又痛,抱不穩,還是縫完慢慢抱吧。阿b和阿黃都出去了。傷口縫完之後,護士抱阿b進來。阿b包著包巾,躺在我胸口,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樣子,額頭上還有一些血跡,頭髮不算很濃密,可也挺多的。頭長長的,臉也有點長(不是很圓那種)。在我肚子裡9個多月,動來動去,伸手踢腳的小怪物就是這個樣子啊。就這樣睜大眼睛,左顧右盼,頭也跟著動來動去,嘴巴添著口邊的包巾。看來是餓了,在舔手呢。你來到這個世上了。這個世界將有很多很多的東西值得你去體驗,去探索。

吾等平庸之人,事業學問毫無建樹,生命的標尺不能靠創造了什麼或者有什麼偉大成就來做標示。只能靠平凡的畢業結婚生子來做人生里程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