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读书

法治與人治

世人皆謂中國重人治而輕法治,且自古如此,余不以為然。中國之法律制度實甚為詳備,自秦漢開始,歷經唐宋,一切司法典章與現代制度已無甚區別。如夢溪筆談中有如此記載,

近歲邢,壽兩郡各斷一獄,用法皆誤,為刑曹所駁。壽州有人殺妻之父母昆弟數口,州司以不道緣坐妻子,刑曹駁曰:“毆妻之父母,即是義絕,況其謀殺,不當復坐其妻。”邢州有盜殺一家,其夫婦即時死,唯一子明日乃死,其家財產戶絕,法給出嫁親女,刑曹駁曰:“其家父母死時,其子尚生,財產乃子物,出嫁親女乃出嫁姊妹,不合有分。”此二事略同,一失於生者,一失於死者。

此兩案實無異於今日之一審與復審,判詞有理有據。若中國有所謂普通法之概念,則此兩案當成案例,以供後來有司斷案之據。中國之病,不在於無法,在於缺乏合適之士,以與有權勢之人相對抗。英國之法律能維持數百年而不衰,蓋因其社會封建制度尚未崩壞,擔任法官之貴族自身有足夠力量與國王相持。又因與國王對抗,故必須將法律置於無上之地位,方能以之制約國王之權力。大憲章與國會之產生,皆源於此。中國則自秦漢以後,封建制度已經崩壞,雖有士大夫抗爭於下,畢竟難與皇帝相抗。遇上奸臣或昏君當道,自身尚且難保,又何以保法律?故中國之病,在於無人。無人,則法不能自行。此病於今日之中國,尚未能去。

讀書

讀書這種事沒有盡頭吧。
得知老闆要離職,自己的工作頓時如浮萍一般,無處可依。人什麼時候都是要靠自己啊。轉到construction team之後,工作環境和內容變了很多。說不上喜歡或是不喜歡。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怎樣的工作,怎樣的生活。到底我的熱情在哪一方面?自己看不清自己。我究竟想要成為怎樣的我?是博命工作,在職場上向上爬?還是悠然自得,種田看書?我想一定是後者。我應該朝這個方向努力,不是嗎?
今天病假在家,看了幾篇文章。八卦了一下漢朝歷位皇帝的典故。看到《馬援誡兄子嚴敦書》,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者也。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狗者也。想起第一次聽說伏波將軍,竟然是在水木的笑話版上,想自己是如此的孤陋寡聞,見識淺薄。願積跬步,以行千里。

讀書-1月13日

我現在讀書也是"一口氣兒"的。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個書評作者那樣說自己,發現自己最近兩年也是這樣的。一口氣兒讀完王小波,一口氣兒讀完劉慈欣,一口氣讀余華,一口氣兒讀奧維爾,一口氣讀錢穆(他的作品太多,史方面又太難,還有很多未讀),現在又開始一口氣讀北島。書店沒有買到他的詩集,只能從散文開始。如果只是從散文本身的角度,倒談不上優美或者有趣或者有閱讀的快感。經常說些自言自語上下文並無關係的話。令我感動的倒不是文字文筆,而是字裡行間詩人的情懷。每一個對自由生命熱愛的人都會為之感動的那種執著。

那既然對帕慕克念念不忘,看來我下一步要開始他的書了,那本伊斯坦布爾讓我幾天不能釋懷,而現在只要一想起,情緒可以立刻回到書中,仿佛一起去經歷那個城市的榮光與衰敗。而之前找意大利作家的時候讓我看到卡爾維諾,看到他那本"在冬季,一個人旅行",試讀了一頁,很奇特的體驗。而今天又讓我看到他,看來感召的力量已經出現,卡爾維諾也該寫上我的想讀書單了。而在網上瞎逛,看到"回憶維特根斯坦"的介紹,立刻被這位哲人吸引,雖然我這兩年應該不會去讀維特根斯坦的關於語言哲學的著作,但這位對人類生存本質有著深刻感知的男人本身(雖然他是同性戀者)卻是我想要了解的。想要去被他的純粹,本質打動。

边行边想 1月6日

周末在家看书,余光中的散文还蛮对我的胃口,有时是难解的乡愁和乡土情怀,有时又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有趣,还有回忆,对过去永远的回忆。他写他在沙田住时的"田园风情",想想八十年代的香港,还有这样一块美妙的地方,而现在我住的地方虽已是偏极又偏,对面已是一幢很高的屋苑挡住山景,而下面的回旋处二十四小时都是车来车往,烦扰之极。比起只是烦扰他的牛蛙来说,现代社会的声响更加单调和折磨。我对故乡乡下的回忆,是夏日夜晚的蛙鸣,炙热午后的蝉叫,还有那清晨寒冷风中的鸟声吧。
我喜欢爬山,一个人,或者两三个,绝不能多了。不管多辛苦,能在山中静静地吹风,听山谷中只有风声,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所有的辛苦为了这一刻也是值得的。如果人多,前后都是人声,那山林的乐趣也就荡然无存。我喜欢坐在山径上,看远处的山,不同层次和颜色的峦叠,看近处的野草,随风摇晃,仿佛这天地自从盘古开天辟地就从没变过,而我也与这自然融为一体,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香港的山径太多的指示牌和沿途的休息亭,甚至有那些喧嚣的食肆和士多,将这一片安静之处彻底的带回了尘世。是的,这样是更安全和有保障的郊野公园,但对我而言,这却失去了与自然交流的机会。于是总是怀念北京周围的山,并不安全,却更纯粹。
人们总爱在有保障和知道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体验环境和自然给我们带来的美妙。想起一个朋友说他想在山中有个房子,在窗边听雨声,寒冷的冬天在炉火旁听外面的风雪。这样的体验自然美妙。可是在风雪中走过,被寒冷冻僵了双手,被大雨淋湿了全身,在绝望中独行,我竟是不断怀念这些的,我太爱自虐了吧。

Kindle读书

买了kindle之后,陆续已经看完几本书了。精彩的小说总是看的很快,难懂的古籍总是很难啃,还是本人古文水平太差的缘故。不用背着背着厚书,也不怕把借来的书看脏看旧,就这样与kindle每日相伴。

上下班的地铁旅途总是看书的最好时光。清晨的港铁异常的拥挤,又异常的安静,除了火车高速运行的低沉轰鸣,车厢里移动电视的背景声音和偶尔有人的电话,再没有别的。香港社会就这样畸形而高速地运转着。如果不是追看长篇小说,最近都是在看唐诗。意境这东西,全凭想象,没有心境,没有修养,又如何欣赏。现在回过头来想小时候学诗,会朗朗上口几句,但对于里面的情、境确实一窍不通。总要在经历沉浮,经历离别之后,才能感慨万千。而现在看诗,胸中有了诗的意境,心中有了诗人的情绪,再吟上两句韵律,一首诗就这样记住了。隔上几日再回头吟诵,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读完一两首诗,又是换换心境,看看朱熹编的近思录,大部分内容比较晦涩,要逐句逐句慢慢解读。不过看完几篇,发现程朱理学并不如之前自己的想象,是呆板,无生气,灭人欲的。他只是讲不可以纵欲,而是应该适当克欲。追求内心安定,以能得仁,成贤成圣。而对自然物理之看法,对人与社会着法,是冷静、客观、中肯的。而里面对读书人的品德、行为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人无法做到,并不能就说这是完全不合理,不正确之哲学。

中国人讲推己及人,可是大部分人却讲到了一个错误的方向。本来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强迫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可是有些人理解这句话,却变成己之所欲,应施与人,把自己的想法、看法强加别人,非要别人按自己的一套来想事情,做事情。所以可见党同伐异之寻常,求同存异之艰难。很多人这样的推己及人,觉得自己在帮别人,其实只会让别人憎恶。须知道,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喜欢,你觉得困难或者无聊的东西,别人可能觉得很有趣,很想去做。而政治上的推己及人,则是可能造成很多人的不幸。

2011書單

明朝那些事
红楼梦-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孙子兵法
錢穆系列: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中華文化十二講
秦漢史(未完成)
我們最幸福 : 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
百年孤獨 (范曄 譯)

錢穆給人一種皓首窮經的研究態度,實在是很難得。而他對於中國文化的認知也給我很多啟示。如若我們不能對自己有客觀的,有尊嚴的認知,對孕育我們的中華文化沒有一種情懷,又如何做好一個中國人。

百年孤獨,這本書給我的衝擊太大了。家庭的血脈,子子孫孫,每個成員的愛恨生死,美洲大陸的悲壯歷史,包含的太多太多。

关于中文

最近在校内上看到一篇转载的文章,余光中先生的“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 ”,里面谈到中文白话文受西方语言的影响,变得生硬,失去活力。细读下来,受益匪浅。尤其是现在用英文写东西,写Email多了,很多时候写中文,完全不知如何下笔,总想直接套着英文的句式下来,草草了事。

细想一下,由于本身英语水平有限,所读的英文原文书,小说之类很少,所以对英语的语言掌握程度其实很低,仅仅是能看懂。而在英文写作上,常用的句式就那么几种,其实表达能力很匮乏。但是就是这样几种句式翻来覆去,熟悉之后,似乎形成了一种固定思维,在写中文的时候,也会想要这样。

而由于强大的电视和网络媒体的影响,大多数人也越来越接受媒体中的表达方式,逐渐形成一种统一的思维和表达,而这对于语言来讲,似乎是通向一潭死水的。

文中讲了几个例子,看完才觉得自己的中文如此浅薄。

巴仁所谓的弱动词,相当于英国小说家奥韦尔所谓的「文字的义肢」(verbal false limb) 。当代的中文也已呈现这种病态,喜欢把简单明了的动词分解成「万能动词+抽象名词」的片词。目前最流行的万能动词,是「作出」和「进行」,恶势力之大,几乎要吃掉一半的正规动词。请看下面的例子:

(一) 本校的校友对社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二) 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作出了十分热烈的反应。
(三) 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四) 心理学家在老鼠的身上进行试验。
不管是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这样的语法都是日渐西化的现象,因为中文原有的动词都分解成上述的繁琐词组了。前面的四句话本来可以分别说成
(一) 本校的校友对社会贡献很大。
(二) 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反应十分热烈。
(三) 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详加研究。
(四) 心理学家用老鼠来做试验。(或:心理学家用老鼠试验。)

然后在比目鱼的blog上,也看到类似的文章,推荐了陈云的“中文解毒”和“执正中文”。然后又反过来嚼了几段文言,确实更加简练、冷峻。学习中文,嗯,一步一步来吧。

读书

过来之后在ipod上居然也读完了不少书,不过对于英文小说还是看着累,看着困。古文功底不好,真是很差劲的一件事,少了很多好书看,现在开始用功了。

看完:

明朝那些事

废都

红拂夜奔

张爱玲和三毛的一些中短篇

正在看:

红楼梦

孙子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