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岁月

讀書-1月13日

我現在讀書也是"一口氣兒"的。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個書評作者那樣說自己,發現自己最近兩年也是這樣的。一口氣兒讀完王小波,一口氣兒讀完劉慈欣,一口氣讀余華,一口氣兒讀奧維爾,一口氣讀錢穆(他的作品太多,史方面又太難,還有很多未讀),現在又開始一口氣讀北島。書店沒有買到他的詩集,只能從散文開始。如果只是從散文本身的角度,倒談不上優美或者有趣或者有閱讀的快感。經常說些自言自語上下文並無關係的話。令我感動的倒不是文字文筆,而是字裡行間詩人的情懷。每一個對自由生命熱愛的人都會為之感動的那種執著。

那既然對帕慕克念念不忘,看來我下一步要開始他的書了,那本伊斯坦布爾讓我幾天不能釋懷,而現在只要一想起,情緒可以立刻回到書中,仿佛一起去經歷那個城市的榮光與衰敗。而之前找意大利作家的時候讓我看到卡爾維諾,看到他那本"在冬季,一個人旅行",試讀了一頁,很奇特的體驗。而今天又讓我看到他,看來感召的力量已經出現,卡爾維諾也該寫上我的想讀書單了。而在網上瞎逛,看到"回憶維特根斯坦"的介紹,立刻被這位哲人吸引,雖然我這兩年應該不會去讀維特根斯坦的關於語言哲學的著作,但這位對人類生存本質有著深刻感知的男人本身(雖然他是同性戀者)卻是我想要了解的。想要去被他的純粹,本質打動。

边行边想 1月6日

周末在家看书,余光中的散文还蛮对我的胃口,有时是难解的乡愁和乡土情怀,有时又只是生活中的一些小有趣,还有回忆,对过去永远的回忆。他写他在沙田住时的"田园风情",想想八十年代的香港,还有这样一块美妙的地方,而现在我住的地方虽已是偏极又偏,对面已是一幢很高的屋苑挡住山景,而下面的回旋处二十四小时都是车来车往,烦扰之极。比起只是烦扰他的牛蛙来说,现代社会的声响更加单调和折磨。我对故乡乡下的回忆,是夏日夜晚的蛙鸣,炙热午后的蝉叫,还有那清晨寒冷风中的鸟声吧。
我喜欢爬山,一个人,或者两三个,绝不能多了。不管多辛苦,能在山中静静地吹风,听山谷中只有风声,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所有的辛苦为了这一刻也是值得的。如果人多,前后都是人声,那山林的乐趣也就荡然无存。我喜欢坐在山径上,看远处的山,不同层次和颜色的峦叠,看近处的野草,随风摇晃,仿佛这天地自从盘古开天辟地就从没变过,而我也与这自然融为一体,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香港的山径太多的指示牌和沿途的休息亭,甚至有那些喧嚣的食肆和士多,将这一片安静之处彻底的带回了尘世。是的,这样是更安全和有保障的郊野公园,但对我而言,这却失去了与自然交流的机会。于是总是怀念北京周围的山,并不安全,却更纯粹。
人们总爱在有保障和知道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体验环境和自然给我们带来的美妙。想起一个朋友说他想在山中有个房子,在窗边听雨声,寒冷的冬天在炉火旁听外面的风雪。这样的体验自然美妙。可是在风雪中走过,被寒冷冻僵了双手,被大雨淋湿了全身,在绝望中独行,我竟是不断怀念这些的,我太爱自虐了吧。

Kindle读书

买了kindle之后,陆续已经看完几本书了。精彩的小说总是看的很快,难懂的古籍总是很难啃,还是本人古文水平太差的缘故。不用背着背着厚书,也不怕把借来的书看脏看旧,就这样与kindle每日相伴。

上下班的地铁旅途总是看书的最好时光。清晨的港铁异常的拥挤,又异常的安静,除了火车高速运行的低沉轰鸣,车厢里移动电视的背景声音和偶尔有人的电话,再没有别的。香港社会就这样畸形而高速地运转着。如果不是追看长篇小说,最近都是在看唐诗。意境这东西,全凭想象,没有心境,没有修养,又如何欣赏。现在回过头来想小时候学诗,会朗朗上口几句,但对于里面的情、境确实一窍不通。总要在经历沉浮,经历离别之后,才能感慨万千。而现在看诗,胸中有了诗的意境,心中有了诗人的情绪,再吟上两句韵律,一首诗就这样记住了。隔上几日再回头吟诵,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读完一两首诗,又是换换心境,看看朱熹编的近思录,大部分内容比较晦涩,要逐句逐句慢慢解读。不过看完几篇,发现程朱理学并不如之前自己的想象,是呆板,无生气,灭人欲的。他只是讲不可以纵欲,而是应该适当克欲。追求内心安定,以能得仁,成贤成圣。而对自然物理之看法,对人与社会着法,是冷静、客观、中肯的。而里面对读书人的品德、行为的要求是极其苛刻的,世人无法做到,并不能就说这是完全不合理,不正确之哲学。

中国人讲推己及人,可是大部分人却讲到了一个错误的方向。本来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强迫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可是有些人理解这句话,却变成己之所欲,应施与人,把自己的想法、看法强加别人,非要别人按自己的一套来想事情,做事情。所以可见党同伐异之寻常,求同存异之艰难。很多人这样的推己及人,觉得自己在帮别人,其实只会让别人憎恶。须知道,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喜欢,你觉得困难或者无聊的东西,别人可能觉得很有趣,很想去做。而政治上的推己及人,则是可能造成很多人的不幸。

迟到的巴塞离记

3月25日,周五,在巴塞罗那最后的一次presentation,感觉无比之好。于是把护照,存折之类的都放进书包,准备到学校复印签证页,把钱取出来。当然还有平时都带的laptop,再带上相机,拍张最后的照片。

噩梦在Barcelonata的海滩上开始了。在强烈的阳光下昏昏沉沉了两个小时之后,站起来准备离开,背包不见了!!目光所及之内,疯狂的搜索,却像蒸发了一样,一点影子都没有。被偷了!电脑,手机,相机,钱包,银行卡,最重要的是所有所有的证件,护照和居留卡一起,上面还有月底就要去意大利的签证。一下子陷入混乱,那种感觉像是一种无法发出声音的梦魇,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

跑到最近的警局报失,警察又不懂英文。不过态度很好,帮我打了银行的电话,block了银行卡。于是开始按照警察的指点,到市中心的大警局做报失。Eliska走不动,要坐地铁,于是坐地铁,总共两站,中间还换乘了一次巨长的通道。终于在警局做完报失,女警官熟练地做好报告,签好字。出了地铁,眼前一片迷茫,觉得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国度,完全丢失了身份,变得无家可归。

跟E到麦当劳上网开始找信息。巴塞罗那的大使馆可以补办护照,可是要一百多欧,需时180天,又一次崩溃。给Alex发了一封邮件,通报情况。总结了一下当前的情况,所有证件丢失,签证丢失,笔记本丢失。所幸的是Ipod没有带出来,简单上网找信息还可以。该何去何从,难道要半途回中国不成?

回到家,跟房东老太太描述了一下惨况,趴在床上想哭,还是忍住了。现在Ipod快没电,又没有直冲的线,只能啥都不干。Bicing卡还没有挂失,可能被小偷拿去骑车不还,甚是担心。

强作镇定,胡乱地睡了一晚。第二天打电话到Bicing,希望挂失自行车卡,可是没有卡号,啥都办不了。

之后是周六周日,没有地方工作。而我像一个游魂,不知道该去哪里。

3月26日
幸好ipodtouch没有丢,可惜快没电了。在网上看了很多消息,找到一个跟我情况类似,在巴塞被偷东西,又着急回英国的人。看了她的经历,觉得自己又有了一线希望。

eliska叫我去做饭,买东西之类,完全没有心情。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在哪里。买了一个可以给ipod直接充电的充电器,终于上网的问题解决了。想想如果护照和签证的事不能解决,学业无法继续,真不知道何去何从。

3月27日
今天依然浑浑噩噩。全身的情绪和肌肉都是混沌的。房东的女婿过来,借给我一台笔记本,实在是很感谢。发邮件给madrid的意大利使馆,希望可以给我补签证。不过周末是不会有反应的,只能等了。

3月28日
中国驻巴塞的大使馆周一三五上午对外办公。在使馆外面排了一个小时,进去继续排队。跟窗口的人说了自己的情况,表示火急万分。又声情并茂地讲述自己的悲惨境遇,这种时候一定要表现的十分十分可怜和无助才能博得那么一点同情。使馆那里的复印机很贵,但是没办法,周日店铺都关门,有些东西都没有复印。然后使馆的人一定要看我的机票,表明我办旅行证是加急情况。无奈没有打印的地方。手机没有钱可以打给alex,不能传真过来了。终于挣扎很久之后在外面找到一个打印店。交了66欧的费用之后,说是可以下午拿到旅行证。

于是中午就在使馆附近闲逛,到银行又问了一下在所有证件丢失,银行卡和存折也丢失的情况下,如何把账户里的钱弄出来。

下午终于拿到一本空白的旅行证,现在的问题就是签证了。意大利使馆负责的paola人很好,在我给她说清楚情况之后,说可以给我补办签证,但是不能保证当天能拿到。我只好把所有的材料都先扫描好给她,好让她准备。

3月29日
今天就在准备补签证的材料,然后去银行把账户里的钱转账到alex香港的账户。手续费相当昂贵。

应该多感谢使馆的paola吧,她同意我不需要网上预约,明天到madrid。只能是希望一切顺利了。

打电话到保险公司,不能给我报销办证件需要的交通费。到madrid的高铁很贵,只能买了夜里的夜火车,第二天早上到madrid。上了火车发现,居然是坐的。痛苦的一夜。

3月30日
从第一次申请签证,第二次取签证,这是我第三次来madrid了。每次都是为了签证。在使馆看到签证贴到旅行证上的时候,觉得仿佛经历了一段浑浊的时光,现在终于慢慢沉淀下来了。把旅行证放到上衣口袋,拉上拉链,不知道该高兴还痛责自己。

买了很贵的高铁车票回到巴塞,恍若隔世。觉得自己在keep losing things。在pisa的时候丢了ipod的耳机,瑞士军刀;去marlloca丢了帽子;在德国的时候把手机忘在阿红家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不过这些都还不算很大。现在知道了不能说一些话。在巴塞的那个25号下午,我脑子里出现的话是,我在巴塞还没有被偷过东西哦。虽然其实被偷过自行车,但是这份得意还是让自己损失惨重。

3月31日
早起,拿着行李箱,跟老太太告别。在巴塞的几个月,真的很受照顾,房东心地很好,从来不计较什么,我也是大大咧咧的人,于是不会有什么矛盾。总是听他们说the worst thing is to live with landlord,对于我这次来讲倒不适用。打扫,laudry,分享食物,圣诞礼物,我应该感激。

不敢回头看这个城市,或许以后再不会过来。在巴塞的喜怒哀乐,都会渐渐淡忘,所谓的朋友也会渐渐疏远。不过我发现自己并不后悔辞职来到这里。很多事情,看过,经历过,就值得欣慰了。谢谢这座城市曾经宽容地容纳了我,我在这里喝酒,闲逛,晒海滩,爬山,认识朋友,发泄情绪,生活。得与失,聚与散,人生如浮萍。

巴塞罗那,再见。

感冒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要感冒,还记得八月份的中午在紫荆的阳台上晒太阳。不过巴塞的感冒来的晚了些,两个月之后才来。可能这要归功于这里的好天气。
每次感冒都是一场持久战。鼻塞,咳嗽,不断地咳嗽,咳得肺都要出来。我不爱抗生素,没试过。什么药用在我身上,应该说喉咙上都没有用。只能暗自祈祷,快点好起来。这次的感冒前奏挺长,在zaragoza的时候开始流鼻涕,回来的bus上开始说不出话。衣服不够,bus上空气不好,汗没焐出来。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咳嗽噩梦。
听evina说了一种神药。据她说,她的喉咙用了两次这个药就恢复了,甚至在她抽烟的情况下。我听了如获至宝,赶紧去买,原来这种propolis是一种混合其他草药的蜂胶,有点中药的意思。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第一次用后感觉好像咳嗽真的少了些。但是第二天,我可怜的呼吸道又完全处于疾病的控制下。神药没能阻止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八仙果也试了,感觉还可以,只是实在是太难吃了。
由于感冒,这一周的攀岩和其他class也不能去了。怕是指力又回去了。

读《我的阴阳两届》

读王小波的“我的阴阳两届”,这句最好:

寂寞纯黑如夜,甜蜜如糖,醇如酒。但是现在我却受不了寂寞了,因为它不再是过去那个样子,既不黑,也不甜了;而是惨烈如白昼。

总喜欢想着每件事情结束的时候。是的,再艰难的事情也会过去,再辉煌的事情也会过去。我在阳台山背砖,在雪山上走的时候总是这样想。可是若现在也这样想就过于消极了。人生总有结束的一天,那何必过于计较得失。可是人生的风景就在于路途啊。所以还是深深地被浪的日记刺痛了。我到底是真的爱跑步,还是心里想着自己爱跑步。总是闷闷的,人生多没意思。于是今天果断的register了gym,在小抱石墙爬了一个小时。

生命

阳朔回来已经几日,不过脑中还是时不时浮现那个危险的时刻。我在想,人要怎样才能克服恐惧,克服死亡带来的绝望。
顶绳爬上去收绳。自然地先用快挂把自己保护好,然后做一个双八,用锁扣在安全带上,把原来的身上的绳头解掉。然后摘除快挂,准备下降。正准备松手的时候,猴子忽然说,你身上的保护呢?回神一看,自己做双八的时候忘记把绳子从下降环里穿过,现在居然是无保护的状态,而自己正在十几米的岩壁上。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下面还有一把快挂,刚才即使松手,也只是相当于先锋冲坠。不过瞬间又想到刚才上来的时候已经把快挂全摘掉了。脑子空白,按猴子后来的描述确是,极其冷静地又从腰上拿出快挂挂上,两个不够长,又加了一个,终于是把自己扣住了。然后重新解结,打结,下来了。
下来之后心里的后怕不能形容。alex说如果掉下来就有二十万。我却止不住想象自己掉下来的情形,估计很快就能拍到地上,根本来不及害怕吧。那这个世界于我就是永别了。
我是否会留恋很多东西,我不知道。只是体验,只是认真的生活。

[转载,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兰州悲剧>

http:/.sina.com.cn/s_4701280b0100go6o.html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但是,在道德下降之余,他们的判断力,决策力,眼光,公关能力,口语表达,个人魅力,危机处理能力也在不断的下降,经过我多年的观察,我发现其实很多事,本来没事,但经过一些官员出面处理以后,小事化大,大事化炸,最后成为焦点新闻。在这里,我将讲述一些在我国如何正确处理一些危机和政府事物的技巧和常识,以帮助各个领导更快的升官发财。今天的是第一讲。我们从一条新闻说起:

据甘肃省新闻网报道,甘肃将要组建一支650人的网络评论员队伍,正确的引导舆论。

这条新闻起先是由甘肃省自己的内部新闻网发布,甘肃省本想将此当做重大的政绩工程来宣传,本意是想向上级政府邀功请赏。甘肃的政府各部门特地在兰州开会,省宣传部部长特地讲话,最后作为新闻对外发布。

在互联网上,我们经常看到有人说,兰州悲剧了。当然,甘肃省的领导们肯定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如今我们真正看到兰州悲剧了。在这个新闻发布以后,被各大网站转载,但是今天打开这些网站,发现所有的新闻链接都已经失效,没有一条能够打开。是谁能和谐省宣传部呢,当然是宣传总部。甘肃省的领导们对圣旨的领悟能力极差。他们犯下了重大的错误。马屁拍在老虎屁股上。

网络评论员也叫五毛党,乃是地下党。你把成立一支地下党的消息以及名单直接公布了,乃是大忌。这个消息应该是一个密件,由专人送达上级部门,那么上级部门必将重重有赏。这个新闻直接透露了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五毛党的存在。如果一个人想要获得赞美和拥护必须要靠花钱收买别人的嘴才可以,那说明这个人肯定够丑的。这条新闻直接摧毁了上级部门努力营造的假象。兰州宣传部门的领导看来一辈子升官无望。

另外,这条新闻的灾难性在于,他完全暴露了五毛党的结构组成以及基本人数,并且容易被一些网友所利用,新闻里说,今年甘肃省要加快网监、网评队伍建设,形成以50名网络评论“高手”为核心层、100名网络评论“好手”为紧密层、500名网络评论“写手”为外围层的网评队伍体系。

在甘肃省这么一个小省里,尚且需要新增添650的专业网络评论员,那么好事者很容易推算出,在全国范围内,专业网络评论员的数量应该不下十万人。假设每个网络评论员的年工资平均为五万元人民币,那么政府每年要为自己夸奖自己支付50亿人民币,也就是25000个希望小学,或者十分之一个三峡大坝,或者杨浦大桥加南浦大桥加东方明珠打包带走还是双份,或者30架波音737,或者一个中型航空母舰,或者90台在汶川地震中急缺的只向俄罗斯租借到一台的空中巨无霸米26H直升机。这个数据如果不小心让人知道了,非常容易引起人民群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往自己脸上贴金乃是人之常情,贴金就要花钱,但往自己脸上贴航母的确说明这脸有点太大了。好在还没有好事者这样推算过,至今也没有人提出过质疑,算是万幸。

通过这场兰州悲剧,各位领导们也知道了领会上级精神和误会上级精神之间其实只有一念之差,各省市宣传部领导们应该引以为戒。

时间过得很快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是4年。回想起05年和时雪一起去登山,恍惚还是昨天的事情一样。当年的五一小五台,当年的集训,当年的登顶,当年的拉萨都已经一去不复返,想要搞一次重聚,天晓得要多少年后。自从离开学校后,很少和人酒到杯干。昨晚和时雪是第一次。突然想起05年12月月底的时候,纪芸和时雪在西门鸡翅拚酒的情景。过去的往事又一次涌上心头,大学的岁月应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事情吧。

聊到中途,时雪突然来了一句,“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过来”。一句话,

荔枝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吃荔枝季节了。每年荔枝都只能在夏天6,7月份才能吃到。一般来说,荔枝又分糯米糍,桂味等等。刚刚从老爸身上学会了怎么分辨糯米糍,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糯米糍有以下五个特征:

  1. 在每个荔枝顶端有一小块突出的地方。有些比较明显的会完全长成一个小球,像个小荔枝一样。
  2. 每个荔枝身上会有一道明显的痕迹,贯穿整个荔枝,形成一个圆环。
  3. 荔枝壳比较光滑,不扎手。
  4. 剥壳后荔枝汁不沾手。
  5. 果肉比较爽,味道很甜。

今年糯米糍价格大概18元一磅,大家去买来尝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