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2012

在路上 — 朝鲜 3

4月4日

今天的早飯中,有一道鹹菜是鹹樹葉子。吃了發現原來是韓國烤肉中常吃的那種用來卷肉的葉子,很美味。

四日的朝鮮行,其實只有中間兩天正式的行程,前後兩天都是在火車上進出朝鮮。今天的行程主要是開城板門店,軍事分界線,下午依然是平壤的景點。一條美蘇衝突的緩解線,卻是分割了朝鮮這個國家。親人不能再見,生活方式不再相同,文化走向兩端。小國終究是大國利益博弈的犧牲品。當年停戰協議的簽字大廳,現如今是在朝鮮境內,裏面展示了當點簽字的桌子和協議副本。還有美國當年盜用聯合國旗子代表他們的罪證。美國這麼一個自私,以己之意強加於他人的國家,確實是太讓人討厭的。在我看來,美國的強調family的文化是一種自私文化的體現。為了家人,為了所愛的人,可以犧牲別的所有的一切。別人的痛苦,對別人所犯的罪行,都可以用愛家人的理由來搪塞。為了家人而傷害別人,這是可以接受的。而很多的電影也在宣揚這種文化,刻畫主角對家人的愛有多深,犧牲有多大,可是卻忽略了他的行為對他人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忽略了別人的痛苦。殊不知別人也有家人,又有深愛他們的人。

軍事分界綫上的幾排房子,是跨過兩國國土的。也只有在中間一間房子裏,人們才能跨過這條军事分界线。由於當前朝鮮要發射衛星,兩國形勢緊張,南朝鮮方面停止了分界線的旅遊。不能出現兩邊遊客互相招手的景象了。站在這裡,看著對面韓國光鮮的路面,新式的建築,心裏總是五味沉浮。朝鮮這邊的路面破舊,開裂,建築也是蘇聯式的舊建築,年久失修。所謂的對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美國在亞太的利益?中國在亞洲的話語權?金氏父子的腐朽生活?代價太大了,數千萬人貧苦的生活,饑餓和疾病的纏繞,思想的壓制。又看到兩邊的高塔上豎立的國旗,狂妄的金氏為了面子總是要比鄰國看上去高一些的,但是這些東西上面的取勝,又有什麼意義呢?為了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總是伴隨著獨裁,伴隨著歌功頌德,好大喜功。

按照導遊的說法,開城的人參是最好的人參,有最好的藥效。而而人參又分為天,地,人。其中天字號的是野生的,以生長十幾年以上的天15最好,15的意思就是人參的須只剩下15根左右。地人號的則是人工栽培的。在朝鮮購物的好處就是各處都是國營商店,雖然統一定價可能有些高,但是卻是不會受騙。板門店的商店裏人參產品很多,如果需要購買人參,可以在這裡挑選人參。或者附近高麗博物館旁邊的商店,裏面人參產品也很多。

高麗博物館並沒有什麼可逛的,只有幾棵千年銀杏還散發著一股歷史氣息。植物們總是在那裡,靜靜的,見證着一切的歷史,一切的人事。
下午平壤的節目主要是普韋布洛號間諜船。難得截獲的一艘間諜船,放在這大同江邊也有幾十年了。幾十年的時間,韓國已經從當年與朝鮮一樣貧困的境地裏發展成一個中等發展的國家,而朝鮮還在這裡憶着往日的輝煌,不肯向前看,不肯看看今日的世界已經如何的日新月異。

參觀完普韋布洛號,我們去世界上最深的地鐵。一條電梯直達百米深的地下軌道。危險系數應該很高,如果出現突然的停動或者倒行,應該很容易造成人員受傷。地下鐵一如既往的蘇聯模式,跟北京的一號線二號線車站差不多。高高的穹頂上是彩色的吊燈,列車也是那種很舊的樣式。車站播放著革命式的音樂,很多東西說不出的熟悉感覺。

行程的最後去建黨紀念碑處拍照,代表工人,農民,知識份子的錘頭,鐮刀,毛筆組成的黨徽,粗硬的線條有著共產主義式的味道。朝鮮的紀念碑的尺寸總是有意義的,要麼是什麼年份,週年紀念,要麼是領導人的生日或者有意義的數字之類的。而官方的解說也特別喜歡講這些。

晚上在大堂的咖啡吧喝了杯茶。服務生都是大學生,長得很漂亮。二十八歲的服務員在大學主修聲樂,丈夫是司機,有小孩了。不過看著還是很年輕。再到羊角島頂上的旋轉餐廳看看。估計電力的原因,並沒有開動旋轉。裏面也有幾桌中國人在吃飯,還有幾桌朝鮮人在吃飯,應該是特權人士吧。

4月5日

今天就要離開朝鮮了。短短的兩天,看到官方的展示,也看到民眾的生活,聽了導遊很多的正式講話和幽默的講解。團裏很多人是說來朝鮮受虐遊,可我卻不覺得吃住算差。生活上物質上到底需要多少才是滿足?經濟需要發展到什麼程度人類才會滿意?對我來說,物質上溫飽即可。

又是5個小時的火車,可惜的是這次的火車沒有中途停車晚點,準時就到達了新義州,我們在朝鮮的時間有變短了很多。跟導遊聊天交談的機會也少了很多。我們在火車上玩那種朝鮮傳統花牌,有個老人過來觀戰,卻被一個大兵趕走了。聽導遊說這個牌是朝鮮人以前玩的,老人們都會玩,年輕人已經不會了。恢復一個花牌遊戲或許簡單,恢復一個民族的文化核心,又談何容易。中國至今都找不到自己與傳統文化的核心共通,人們在信仰缺失的國度蹣跚,被物質的花花世界吸引,卻找不到自己的內心。

汽車再次開過鴨綠江,回望朝鮮,她依然是那麼的灰暗和安靜。有一天,當她打開國門的時候,必然是崛起的時候。

在路上 — 朝鲜 2

4月2日
早上竟下起雨夾雪,毫無準備的我們被淋得很慘。又擔心在朝鮮期間,天氣會這樣差,心情稍微有些低落。

旅行社原來是賣團模式,他們的人把我們送到海關口,然後就全程是朝鮮導遊和司機接待我們。這樣的旅行社做起來真是簡單,只需幾個人,幾張桌子就可以了。丹東的海關比我想像的熱鬧很多。狹小昏暗的大廳內擠滿了人,除了我們一行十人,還有丹東國旅一行十三人,然後就是朝鮮人了。導遊介紹說是來丹東做貿易生意的,現在是回朝鮮參加金日成百年誕辰的紀念活動。他們大包小包很多物品,穿著跟我們倒是沒有什麼兩樣。

讓人失望的是,從丹東進入朝鮮只有集體簽證,護照上只有丹東的出境記錄,而沒有朝鮮的入境記錄。巴士載我們從中朝友誼橋進入朝鮮,一江之隔,兩個世界。所有人都極其興奮,拿起相機不停按動快門。接待我們的是朝鮮體育國際旅行社的白導遊。中年男人,微微發福,不過講話很真誠,人也不錯。他在古巴留學八年,學生物化學,會說西班牙語,漢語也很好。他並不是我們這一行十人的導遊,而是另外兩人的導遊。那兩個人要去金剛山,所以獨立成團,價格也貴一些。我們的導遊在平壤等我們。

朝鮮的入境大廳更是破舊,士兵或者警察們坐在一邊的沙發上,抽著煙,看著我們的護照和旅行社的文件。安檢就是打開包,把所有東西都摸一遍,然後把全身再用機場那種檢查棒再檢查一遍。並不如傳說中那樣恐怖和嚴肅,朝鮮的工作人員還是有說有笑的。乘機體驗了一下朝鮮的廁所,如同之後幾天的體驗一樣,都是要自己手動舀水冲廁所的。

巴士之後就載我們去吃午飯。路上看到火車站附近的廣場上很多小學生聚集在那裡,白導遊說4月1日是朝鮮開學的日子,由於今年是周日,於是2號正式開學。開學之前當然要集體到金日成主席的雕塑前“參拜”一下。

來到新義州的鴨綠江飯店,大家紛紛在第一幅大型金日成和金正日畫作前拍照。這是一幅紅色系的畫作,背景應該是長白山天池,就是朝鮮人口中的白頭山,相傳偉大的金正日就是出生在那裡,而那裡也只屬於朝鮮。飯店裏還有一個小小的涉外商店,賣的東西無外乎是這麼幾類:金日成金正日的著作,并翻譯成各種語言;各種揭露美帝罪行的書籍和光碟;一些小紀念章;小的朝鮮特色的手工紀念品。初來乍到,大家當然要開始消費了。紛紛買了寫紀念章。

然後就是午飯時間,十二人吃飯,三碟泡菜,三盤炸魚,三盤豬肉,三碟豆腐,然後就是每人一份榨菜湯,一碗米飯。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既然這是在朝鮮,那任何細節都值得拍攝一下。值得一提的是米飯和啤酒。米飯很香,是那種淡淡的發黃,裏面還夾雜著一些黑色的粗粒,應該是去殼做得比較粗糙。不過這樣應該是沒有做過漂白,又保留了牙胚,是比較健康的。啤酒亦很香濃,很好喝。
吃完飯,又是在飯店大堂閒逛,或者說沒什麼可逛的,大家只是在等待出發。不過雪竟是越下越大,很快就是全白一片。雪中,人們稀稀疏疏的在路邊走著,那景色很安靜,有有些壓抑。朝鮮的公路一般都很寬,很少有畫上那些白色或黃色標誌線。車輛很少,大家都是在走路,或者騎車。當時太聽導遊話了,不敢隨便拍外面的景色。後來證明,根本沒必要擔心,現在的管制好像很松,也沒有查相機,查个人物品也并不仔细。

朝鲜采用东7时区,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大概十二點的时候,终于去新義州火車站了。我們似乎走的是貴賓通道,並沒有要跟當地人擠在一起。看來在朝鮮坐火車並不容易,運載力明顯不夠,車站門口擠滿人,很多人卻進不去。走過車站一段樓梯,來到一扇門前。看來就是在這裡等火車了。外面鵝毛大雪,風透過門縫使勁往裏吹。火車已經到站,月臺上已經很多人,不管男女,軍民,很多人都是背著一個很大的布袋子,裏面塞滿沉重的紙箱,可有看到那四方的輪廓。他們應該背著火腿腸,方便麵之類的東西,到平壤倒賣或者帶回平壤家裡吧。有時候好奇心很想讓我走進別人的生活,去看看別人怎樣過每一天,怎樣看待周遭的一切,整天又在思考什麼。而我此時卻並不能做什麼。等了大概半小時,我們上了火車最尾一截車廂,車廂設施跟中國的綠皮車差不多。沒有空調暖氣。總之朝鮮的一切都透露著一種舊,即使用來展示的平壤也是乾淨的透露著舊。

漫長的火車之旅開始了。不過誰也不知道我們幾點能到平壤。正常情況下,我們一點出發,五點半到達平壤。雖然只有兩百二十公里左右的路程,這個綠皮車確是要開四五小時的。但是由於朝鮮電力緊張,晚點是很正常的事情。同行的兩個意大利人由於買了5號回北京的火車票,十分擔心當天能不能準時回到丹東。旅行社的人表示,由於中國這邊五點半還是六點海關要下班,因此要求朝鮮的火車必須準時到達新義州,讓貨物和人準時能夠過海關。所以回來一般是比較準時的。但願如此吧。但是這趟去平壤的路走得並不順利,中間總是走走停停。傍晚天色開始暗下來,車廂裏卻停電了。我們停在一個不知名的小站,周圍漆黑一片,有經驗的朝鮮人開始打開手電筒,車廂裏有了些許光。我們走到餐車,只有方便麵吃。而且餐車裏由於沒有什麼人,溫度更是低了很多。兩人share了一個方便麵,又要了一個明太魚干。明太鱼干很不錯,鹹鹹的,很美味。在停了一個多小時之後,車終於啟動,大家不禁鼓掌。不過車只開了一個小時,有停電了。就這樣,在黑暗中,已經是十一點了。終於來了點好消息,旅行社派車來接我們了,車已經從平壤出發。終於等到巴士來了,又花了不少時間在火車站月臺掉頭。不過,anyway,我們已經比車裏的朝鮮人幸運很多了,他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達平壤。坐上巴士,昏睡過去,到達羊角島酒店,已是夜裏十二點半。

4月3日
大雪,大風,很冷。今天的行程是妙香山,下午看少年宮表演。
早上在酒店吃自助早餐,麵包,粥,米飯,鹹菜,雞蛋,奶粉冲的牛奶,就是這些了。

吃完早餐,興奮地在雪中拍照,心裏卻擔心今天的行程會受天氣影響。不過在去妙香山的途中,天氣竟是轉晴了,雪後轉晴,妙香山的風景格外的好。我們全程由徐導遊陪同講解,他三十歲左右,韓劇明星長相,有幾分似宋承憲,人也比較幽默。另外一個女導遊是意大利人的英語導遊,倒是不見傳說中的國安人員。徐導應該看過韓劇,路上問團裏女生韓劇明星的問題。也到過中國很多次,當商務貿易人員的翻譯,去過北京,蘇杭之類。跟團旅遊的好壞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導遊的素質和能力,我們還算比較幸運。

在去妙香山的路上,徐導開始講解路過的平壤建築,朝鮮問題由來,朝鮮戰爭的歷史,朝鮮的現狀。小國的命運終究是被大國利益所左右的,朝鮮半島的問題,朝鮮民族的問題,又怎是可以真正自己解決的。他的口氣並不是多麼盲目崇拜金氏父子,但對自己的國家和領袖還是很尊敬的。可能由於自己長相比較好,工作又好,自信心也比較好。只是我想起中國的改革,多少人的命運會隨著起伏,他的生活會不會隨著朝鮮的改革而起伏呢?或許我想的太多太遠了。按照他的说法,朝鲜的生活并不算很差,电话、冰箱这些电器都有,手机虽然几百美元,但是很多人还是会去买,笔记本电脑也有,虽然只能上朝鲜内部的网络。不过或许这些只是朝鲜上层人士的生活。徐导的岳母是一家制衣公司的老板,所以他的衣服都不错,而且不用花钱。朝鲜做很多韩国的来料加工,衣服的所有材料甚至包括标签都来自韩国。讲了大概一个小时,然后又昏睡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达妙香山了。

雪后天晴,山里的景色美得出奇。只可惜我们的相机无法记录这么美的景色。真是江山如此多娇啊!首先是参观友谊展览馆,分为金日成馆和金正日馆。里面展出了各国政要人士送给他们的各色礼物,甚至分为亚洲馆,欧洲馆,非洲馆之类。展览馆的讲解员以一种十分之自豪,慷慨激昂的语气,展示伟大领袖所收到的各国人民的尊敬。展览馆里面极大,富丽堂皇,跟迷宫一样。讲解员对于金氏父子把自己收到的礼物贡献出来给国家这种行为,感到极其的感动。所谓不需要护照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名品。不过仔细看里面的东西,很多是以公司的名义送的,根本不值得如此高的礼遇。最后我们又整齐列队,在伟大的金日成蜡像前鞠躬。之后去到外面的观景台,视野开阔,风景独美。坐在大看台的沙发上,真是领导人的享受。

参观完伟大领袖的礼物之后,我们来到附近的普贤寺。这是一座有千年历史的古庙,一些建筑在二战和朝鲜战争期间被毁,然后在伟大领袖的指示下,进行了修复和保护。朝鲜的寺庙基本是中国模式,不过建筑上比中国的小一个size,排列上也比中国的稀疏很多。比不上中国寺院的富丽堂皇,更有一种乡村野外的田园之美。屋顶的结构有少少变化,用椽子整齐排列向外伸出。而高丽时期建筑的特点就是柱子是中间宽,两头窄的样子。比较喜欢他们一个空阔的平台,只有屋顶和柱子,没有墙面,四周空旷,很有感觉。

又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回到平壤。在中朝友谊塔前转了一圈,给抗美援朝的战士鞠了三躬。之后又路过比法国凯旋门还高的平壤凯旋门。之后就是下午的主要节目,看少年宫学生的表演。或许也只有平壤的学生才能有这样接收艺术教育的机会。先是观看小组式的小班学习,表演伽倻琴弹唱。表演虽然精彩,却还是藏不住设备的陈旧。之后就是一小时的表演,主要是朝鲜民族舞蹈,歌唱,简单的跆拳道武术等。对于我们没有艺术学习的人来说,自然算是挺好看的了。印象深的是女孩子真是会转圈啊。
之后我们去到金日成广场,广场上全是排练大型舞蹈的人。男人都穿着西服,女人穿着朝鲜的民族服装,各种鲜艳的颜色。原来是为了迎接金日成百年诞辰在排练。我们只能站在稍远处拍照。大同江对面就是高耸的主题思想塔,在一片昏暗矮小的建筑中显得那么的伟大。夕阳的光辉洒在金日成广场,在这里的男男女女都将结束他们的一天,在他们跳舞的时候,他们是纯粹的享受跳舞吗?他们有多么地怀念他们的伟大领袖?

晚饭也是在朝鲜的涉外餐厅,服务员普遍比较高。今晚吃的是朝式火锅,并不是涮着吃,而是把所有东西都倒进小锅里煮熟,然后一起吃。在旁邊的小店買了一瓶保濕水,裏面浸著一顆人參,看中的就是它的貨真價實啊。

回到酒店的節目就是羊角島酒店探險了。地下一層是娛樂場所。賭場是澳門開的,但是工作的都是丹東人。他們一週可以出去酒店兩次,一年才回家一次。然後還有卡拉ok,桌球,泳池,桑拿等等,價錢不貴。

第一日的行程結束了,可惜酒店電視只有中央臺,鳳凰臺,cnn等,沒有朝鮮臺可以看。而導遊說他的房間則是只能看朝鲜臺。

在路上 — 朝鲜 1

现在从朝鲜回来,坐在家里,心里却还是那样依依不舍。那在朝鲜的四日仿佛梦中一般,坐车兜兜转转,看想象中的世界,看别人的生活。

4月1日
上午去上完假期之前最後一班,直接從灣仔坐車到深圳機場。出發之前的心情竟是完全不同以前出去旅遊。雖然完全不用考慮行程和住宿,但是對於所要經歷的東西,確充滿不確定的焦慮。
到達大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半,被機場巴士的售票員成功說服,坐上10元一人的机场巴士,放棄了原本預約的7天酒店,住到所謂的四星級裝修,准三級,含早餐的北方大酒店。不過事實證明,不管東北人看起來,聽起來,是多麼的實誠,生意人的話還是不能信。房間不算差,可是空調發出怪聲,根本不能開,房間地毯看起來也比較臟,不能說比7天好。而我们从朝鲜返回大连之后,打车从火车站去机场也才花了二十多元,可见机场巴士以多么不值。

不過我們剛到丹東的時候,還是沒能接受教訓,被一個騎三輪載客的"宰"了。號稱一元坐車到鴨綠江邊,但是根據他天花亂墜的描述,我們在他指定的商店買了紅參,不能算是很貴,但應該是被宰了。那红参很有可能是假的。

不過不能被這些老鼠屎影響心情,我們在鴨綠江邊開始轉轉了。新義州可以說近在咫尺,能看到有人在走,不過除了破舊的廠房,勞動公園的一個小轉輪,船廠的幾艘船,看不到別的甚麼,冬天的蕭肅更增添了幾份荒涼。到斷橋上走走,體會一下當年戰爭的氣息,小國命運的崎嶇又不禁讓人唏噓。那邊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那邊的生活又是怎樣的?

丹東實在沒有什麼可逛的,天氣又冷的厲害。走過抗美援朝紀念館,建筑質量實在堪憂,外牆剝落得厲害。紀念館也是早早下班了,只能在外面隨便看看。晚餐的餃子依舊是東北菜特色,分量實在的足。

夜晚的鴨綠江友誼橋並不如傳說中只有中國這邊是亮燈的,一直亮到兩邊的頭。不過對面的燈光實在稀疏,只有一個很大的探照燈在不斷搖晃,讓人看的心驚。
明天就要進入朝鮮,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麼呢?